舟渡  
你可以陪我吗?

紧张了几十小时,疯了一晚上,刚刚换掉了春晚的壁纸,意味着又是一次新的开始了。这天要过去的时候想安静下来真心实意地对他俩说一句感谢。我没什么本事,快乐感动心悸泪水都是他们给的。能够遇见喜欢这么好的两个人真是我的荣幸。虽然没什么衡量标准还是值得,虽然没什么有生之年还是美好奇迹。好像是不真实的梦境里又让我踩到实处了。今天可以被允许不去思考打败时间的可能性吧,有人能打败时间吗?我真想喊出他们的名字啊。

 
 

[rps]浪漫世纪 上

对不起生贺我迟到啦,不过“难平才有更新”,所以还有续集(。

- - - - -


浪漫世纪

 

若我想看落霞 直到天黑不说话

 

李易峰被按着背,痛不欲生的时候手机开始响,绷在紧身裤里贴着大腿震着。他赶快抬臂做了个手势,嘴里说着不好意思。摄像关掉了机器,转去一旁拍花絮,李易峰终于把腰直起来了。

 

他看到来电人是陈伟霆,便陡然生出些松口气的轻快感,站起来揉了揉腰,走到训练场地的角落里。陈伟霆嘿了声,语气轻快,问他在做什么。

 

“拉筋。”李易峰苦大仇深。

 

陈伟霆愣一下就笑了,还没等李易峰再说话,很快收敛了笑声。“你还录着呢?”

 

李易峰哼出个单音。“这次录得好久。”陈伟霆说,“那我长话短说。”

 

李易峰听着,转头望了一眼场地中心。“长话,”李易峰嗤道,“你要和我告白?”

 

“和你要钱。”陈伟霆正色说,“鞋我买到了。”

 

李易峰立刻又开心了一点。他之前答应要送队员球鞋,有几双没有码,他便动了心思,想从香港那边的专卖店里调过来,借借陈伟霆的方便。

 

“办得好。”李易峰支住手肘,放松地靠在墙上。“寄过来还是我托人去取——地址你有吧?”他朝导播抱歉点了下头,“行。”

 

他挂了电话才想到,陈伟霆果然长话短说。原本还想问问陈伟霆什么时候有空能回家来,两人吃个饭。工作场合不适合卿卿我我,李易峰颇有遗憾。

 

他们最近都不悠闲,陈伟霆不久前跟着李易峰敲定了常驻综艺带男团,各自“奶孩子”。杀青后两个人联系时,李易峰有大半时间都泡在球场。陈伟霆遭人调侃,李易峰是要了篮球不要他了,他看看那个往朋友圈里投掷比分照片的小朋友,没说什么,只是摇了摇头。

 

那天晚上陈伟霆下工还算早,为了给李易峰一个惊喜,陈伟霆没有让他知道。结果迎接他的只有关了的灯,十月北京天气渐渐冷起来,陈伟霆从外套里伸出手指,贴到屏幕上,自己把锁解开。

 

他在微信里问人去了哪里,李易峰过了好久才回复,声音听起来热腾腾,陈伟霆才知道他原来在和球队的朋友吃火锅。“怎么了喃。”李易峰问他。陈伟霆犹豫了会儿,只回他句没事,李易峰同他开玩笑:“没事就不要打扰我啊。”

 

陈伟霆盯住打扰字眼,他少有在关于李易峰的事情里拥有这个词。这个晚上陈伟霆没来由地敏感了,他丢下手机走进浴室,收回了旁敲侧击叫李易峰回来的心思。于情于理,陈伟霆都不能私占他。

 

不过零点李易峰回来了,没有喝酒,身上只有一点凉气。他进了门放下包,被坐在沙发上一语不发的陈伟霆给吓到了。

 

“你原来在家啊?”李易峰惊讶,换上拖鞋走过来。拖鞋打在地板的声音啪嗒啪嗒的。陈伟霆莫名地有些心烦。

 

“回来怎么不说。”李易峰伸手,本来想碰碰他的头发。陈伟霆最近换了新发型,两边剃得短,看起来十分有手感。但他很快发现——“你抽烟了?”李易峰偏头盯着陈伟霆脚边的垃圾桶,里面垫着纸,纸上烧出了一个焦色的洞。

 

“你抽烟要拿烟灰缸,又没有换地方,”李易峰说,“你每次都忘。”

 

“回来说了有什么用吗?”陈伟霆突然说。

 

李易峰愣住,他花了几秒钟时间才弄明白这是陈伟霆在回答他刚刚的话。

 

“你要是说了,那我肯定也就回来了啊。”

 

“你不是跟他们吃火锅。”陈伟霆干巴巴地说,“我觉得不好打扰你。”他并不着重,只一律轻声,李易峰却觉得那两字听来极沉,他感觉有些不可思议。“你这是……怎么了?”李易峰皱眉,“我只是在你不在的时候做做自己的事情。你现在是在怪我没有再问你一遍吗?”

 

“我没有,但你总是在做自己的事情——”

 

“因为你总是不在!”

 

陈伟霆猛然抬头。他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李易峰,他正无畏也无措,手抠着皮沙发缝起来的边沿。陈伟霆觉得自己可能是在无理取闹,顿了两秒,低头摆了下手。他突然生出一种无力感来,其实什么事也没有,这是真的。

 

李易峰沉默了会儿,他想张口解释一下,最终却没有,把自己脱下的,连同陈伟霆扔在沙发上的外套挂了起来。

 

他进了卧室。整理到一半的时候,发现桌子上多了瓶没有开封的香水,是个陌生牌子。李易峰拿起它,正反翻着看了看,他拆了封,打开盖子,闻到一股樱花与雪的味道。李易峰定住了,然后猛地想起来,这是他和陈伟霆去东京旅行的时候,他无意间闻到,喜欢却找不出的味道。

 

樱花和雪齐齐落下,他被盖了一身。

 

 

李易峰在房间里呆了不久,又洗了澡,等他出来已是凌晨,窗外车流奔腾灯火不息,窗帘拉了一半,光从玻璃里缓缓泻出来。

 

陈伟霆坐在那里,不说话,额前的头发软软地耷着。墙上映着他的影子。李易峰忽然觉得愧疚了,走过去,摸着他的后颈,说:“我,我错了……”

 

陈伟霆顿了顿,抬头看着李易峰,那双眼睛里又黑又深重,他觉得自己像是要陷进去,再也出不来了。

 

李易峰凑过去,吻了他的下巴,陈伟霆叹了口气,顺从地贴住他的唇。李易峰闻到他口里的烟草味。陈伟霆摸摸李易峰的耳垂,对他说:“你知道我总舍不得不理你的。”

 

这下子轮到李易峰迟来难过。

 

他从前觉得陈伟霆不会是那么没有安全感的人,此刻竟福至心灵,觉得或许不仅仅是什么安全感的问题。时间冲刷太久,奔波忙碌,结识新友,他们又做了好多事情,有些时候,这些事情里原本可以有另一个人。

 

他们彼此愧疚。

 

这愧疚他们想要也不想,感情不能说对不起,但亏欠可以。他们从没想过要对方还清。谁敢保证天平时时持衡呢?很多时候,难平才会更新。

 

李易峰轻轻蹭了下陈伟霆的唇,身上有着樱花与雪的味道。陈伟霆露出真心实意的笑来。“谢谢你的香水,”他说,“我很喜欢。”




tbc.


我觉得这样子的感觉也是一种浪漫,所以不要觉得我在写虐哇。

 
 

心动了吗? EP04 上

点击合集观看往期节目


我来更文了!麻烦大家重温一下(抱头


- - - - -







 
 

心动了吗? EP03 下

点击合集观看往期节目

国庆快乐鹅

- - - - -







 
 

心动了吗?EP03 上

点击合集查看上期节目

中秋快乐鸭

- - - - -






 
 
 
 
1
© 舟渡/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