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渡  
你可以陪我吗?

南瓜本《BB Pumpkin》

地址:南瓜全套  周边加购


 

时间:6月10日晚20:00–6月18日

PRICE:35RMB

全套:本+感温明信片+眼镜布套装

热度过百618晚从红心蓝手中抽1人送全套。

重点感谢:我的封设小姐姐无鸠(低龄感染) @无鸠 ,我的柿 @一个人吃柿子 ,我的开心 @麻甩君子 ,我的九 @音音家的白九 ,还有几个一直在催等我的宝贝!很抱歉拖了这么久,希望大家喜欢。谢谢宝贝们,鞠躬比心。


 
 

舟渡的提问箱

搞了个提问箱,如果有人我们就玩一下!都可以说可以问,尽量回答,也可以点梗,就不一定写啦(。)当作树洞许愿地什么的都很好。长期有效。 

会更新在这条的评论里。

 
 

[rps]看见你了 fin

520快乐💕圈一下我的宝贝 @阿星七 

前文 看见你了  

仍然感谢打赏榜里的小姐姐们


- - - - -


看见你了 fin


李易峰其实都记得,陈伟霆会陪他一起,做或者不做一些事情。

 

比如说最开始尝试辣锅(虽然往往一口之后就没得试了),比如说做一样的健身项目(可能他的计划里原本没有那个)。有一次他们在李易峰家里打游戏,快过零点,李易峰困到往他肩上倒。陈伟霆当然知道自己只差一点点就会赢,可是当李易峰垂着脑袋贴在他身边,咕哝着不打了要睡觉的时候,他只会满口答应。那时还不敢抱,只好扶着李易峰的手臂,半拖半搂,心如擂鼓地走进卧室里。

 

所以给李易峰上药也是陈伟霆选择陪他的一种做法。本来有那么一瞬间,他是甚至想要一起去医院的,但还是没去,一方面是因为他知道李易峰不希望耽误事情,不管是他们之中的哪个自己,另一方面,他怕李易峰不愿意。把伤口暴露在人前是件太私密也需要勇气的事情,以己度人,陈伟霆想,李易峰以前大概也是少有的。

 

陈伟霆就这么在李易峰的房间度过了几夜。眼睛包着纱布,做什么都不方便。他会给李易峰读剧本,对戏顺便对两个人的份。在横店这么久了,陈伟霆的国语好了不少,可是面对李易峰一字一句念台词时就磕磕绊绊,心里和口中都有那么一点说不上来的别扭。李易峰上完了药,平躺着,不用眼睛的时候好像听觉就会好一些,他很认真地听着陈伟霆说的每一句,陈伟霆的呼吸,结束时蹩脚的语调和气音。柔的,沙的,有时让他有点想笑,又舒服得让人想埋进被子里,就这样听着他睡着。

 

对他们这样的人来说,那是一天中为数不多的完全放松。大多数情况下工作不会因为个人的原因减少,可是所能承受的只有那么多,人是会累的。李易峰以前真的受不住,也会用适合的方式发泄流露,但大都有过思虑,找过时机,不会说哭就哭,也很少来不及控制就突然放肆。后来他无数次回忆起自己那时没来由的鼻酸,都会感慨。那时陈伟霆的手很热,宽厚的,捂着他的眼睛,他忽然很想哭。陈伟霆像是感应到了,说没关系的,峰峰。那只手捂得他眼睛发潮,然后水也溢出来。他少有酣畅淋漓痛哭的时刻。仿佛是积了很久的洪,陈伟霆像个英雄,大无畏地打开了闸关。

 

李易峰左眼上又扎起了纱布,触碰时更容易想起以前的这些事情。时间过去了这么久,那种触觉与回应反刍似的,绵密地涌上心底。他全程戴着墨镜唱完,像他微博所说的那样,不会有人介意看不到他的双眼。这就是李易峰过人之处的其中一个体现。他有独当一面的强大,轻易不会萌生借便利麻烦别人的想法,记者总是抛给他的那些问题尽管惹人担心,他总是会摆平。

 

李易峰很酷地下了台。他的工作结束了,还有人在等他。

 

喧闹人流里,陈伟霆给他打电话。李易峰知道他是心疼自己眼睛,所以隔着人潮也要往这边走,叫他不要动。他也真的没动,模模糊糊中看到了陈伟霆。李易峰就笑了,对着还没挂断的手机说:“看见你了。”

 

 

Fin.

 



李易峰想着,在这时候,在很多时候,他不介意陈伟霆先近一步。

 

他会坦白请陈伟霆一起吃饭、看电影,也说过“不带他吃不带他玩”那种实现性基本为零的话。连有天约他食早饭,都让陈伟霆等到了午饭的点,要生无可恋发条微博来昭告天下,这位兄弟让他毫无办法又心甘情愿地等了大半天。

 

看起来好像完全掌握了主动权?其实也不。有些时候,一件事情的发生是不能够没有另一方的回应的。通俗一点讲,这种感觉有点像“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不过当然不仅限于此。能心安理得接受好意与馈赠的人其实不比付出的人要好过得多,这也是为什么有的人不愿意欠人情,其中一部分原因或许就是他不想还,或者没有能力。但是陈伟霆和李易峰都不太有这种苦恼。李易峰要请客,做东道主之类的,陈伟霆其实也可以不同意,像很久没见的老同学、不熟的亲戚推搡银行卡还是红包一样。但是没有。他由着李易峰,因为他有能力宠回去。相反李易峰被他宠,被“可以可以OKOK”地附和,也能逐渐习惯并坦然,是笃定地,确信“我对他的爱足够我被爱”在做支撑。

 

陈伟霆以前很奇怪,李易峰也是个男人,很坚强,很厉害,但莫名其妙总让他心软。不是那种一昧地退让和误事,是看到这个人的时候,心里会真真实实地软到陷下一个弧度。李易峰不问他要什么,相反偶尔还会推脱,可往往就是这样,陈伟霆越来越注意他,想关心他,和他说些话,随便什么都好,在一起的时候就很快乐。很难找到一个兄弟和自己这么近了,陈伟霆想。他有时候会觉得李易峰明明是需要的,想要的,正好自己有,正好自己想给,那为什么不给他呢?

 

他给李易峰,李易峰也给他,需要彼此的时候不用不好意思讲话,就这么你来我往,生活才是热闹的,有期待的。陈伟霆和李易峰都不喜欢一眼望到底的未来,但唯独这时候,如果可以有一个望远镜,他们愿意也希望凑上去,明明白白仔仔细细地看过,能够告诉对方,我看见你了。

 

 

Real Fin.



 
 

[rps]看见你了 续

这篇大概……还没有结束(捂脸)还有要感谢给我打赏的仙女们!感动哭泣!

前文 看见你了

- - - - -


看见你了 续


飞机落地,粉丝只增不减,举着长枪短炮在停机坪外排得满满当当。李易峰照例戴好了墨镜才出来,其实他眼前变暗了,会更看不清楚路,但是和很多时候一样,李易峰不想表现出自己“有什么困难”。所以他只扶着栏杆歪歪斜斜地慢慢走下来,有女孩子在叫他的名字,他听到了,抬头微笑着挥了挥手。

 

到酒店换了衣服,李易峰坐了会儿沙发,说要去彩排。助理一下子被他弄懵了,看了眼时间。“不用这么赶的吧峰哥。”她翻开手机找活动方给的流程图,“那边给咱们安排的是十点以后,场馆离得近,九点半走就来得及。”

 

“晚餐已经订了?”

 

“是的,来的路上订的。”

 

李易峰说:“改地址吧,直接送到那边去。”然后起身从衣柜里拿了外套穿上,想了想又说,“对了,明天晚上你找个空,订二十……三十份冻柠茶和鸡蛋仔。”他一边思考着陈伟霆的伴舞差不多能有多少个,一边补充,“冻柠茶记得去冰,唱跳刚结束不好喝太凉的东西。”

 

助理这时倒不愣了,点头记下,习惯了似的。李易峰全副武装出了门,回头看到她,有些好笑:“你那是什么表情,我有算你们的份啊。”她带着点开玩笑的意思,说和霆哥一起就是好,感觉自己借光了。

 

李易峰听了反倒摇头:“不是这样。你们照顾我,我也要照顾你们,这是本来就有的。我照顾他的伴舞和team,因为那些是陈伟霆的人,而陈伟霆本身是我的。但是这不一样,没有谁借谁的光,假设他们这次不在,我也会给你们买,”说到这李易峰停顿了一下,自己也羞了似的,歪着头去摸眉毛,“不过可能就不是冻柠茶和鸡蛋仔了……”

 

助理没有想到他会解释这么长一段话,又实在是在讲真心,一时间又是感动,又为自己那句不恰当的玩笑自责,竟不知道要回什么。李易峰迈腿跨进车内,像是知道她内心想法一样,说了句“别乱想了”,她赶紧点点头,自己也坐进来,把车门用力关上。

 

李易峰要提前去,固然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想早点见到陈伟霆,但其实还是出于对工作对自我的要求高。以他眼睛目前的状况来看摘不得墨镜,以防纰漏更要多熟悉,李易峰决定等会自己去和编导沟通一下,要是时间和场地都允许,就找机会多走几遍,不休息了。

 

他给陈伟霆发了微信说自己要提前过去,陈伟霆回的语音,背景里嘻嘻哈哈的,不知道在吵什么。他勉强听完,问怎么了,陈伟霆就笑:“他们讲你来查岗!”

 

李易峰一怔,拧着眉头,故意说:“谁要查你的岗。”

 

“不查我的查谁的?”陈伟霆说,“我可不给你查别人的机会啊。”

 

“我谁都不查!”李易峰弯了弯唇角,但口还没松。陈伟霆说好好好,那你来不来嘛?“你想我的话我就考虑一下。”李易峰这样说。其实他已经到了,被引着从通道里往后台走,一边等着陈伟霆说话,一边用口型询问休息室在哪里。工作人员说您的休息室在这边,请跟我来。他只好暂时捂住话筒,眉毛一挑,狡黠地小声说:“我就不跟你去了——刚刚问的是陈伟霆的。”

 

工作人员一愣,反应过来换了方向指路,手机里陈伟霆还在“想你。”,“喂?峰峰说话啊,真的想你!!!”,李易峰听了忍不住地想笑,等走到了标着那个名字的门前,他才把回音拖长了,慢慢地应了一声。

 

这一晚,李易峰的晚餐也送进了陈伟霆的休息室里。

 

他本来不想的,“给你这儿弄得一股饭菜味,不太好吧。”,但是陈伟霆反驳什么你的我的,李易峰也就没再客气。结果陈伟霆很快又黑脸了,指着外卖盒说:“怎么是川菜?”

 

“这个虽然有辣椒但只有一点点,其实不辣的。”李易峰把外卖往自己这边揽,“就是借味儿,看着好看。”

 

“不是,你眼睛这样不能吃辣的,你别不听话啊。”陈伟霆对李易峰凶不起来,扭头看助理,“这几天订餐注意些,别总可着他来,他不听话你也不听话?”

 

助理一个女孩子,平常没怎么面对过这个样子的陈伟霆,也不敢答应,还是李易峰扯了扯他的袖子:“好了,就点了这么一个。”陈伟霆脸色才缓和,解释说没有在训她,只是语气硬了点,提醒一下。然后转头,略带责怪地看了眼李易峰,把那个外卖盒拿到自己面前:“没收了。”

 

“诶,你怎么这样……”李易峰掰了筷子嘀咕,“浪费可耻。”

 

陈伟霆没有再跟他呛,只是上身凑近了一些,抬手用指腹摸了摸他墨镜的边沿。

 

“那你就快点好起来,下次我们一起去吃。”




fin.


跑题十万八千里一样(瘫倒),写rps就会絮絮叨叨突然说好多,下次一定真的点题fin了(我说的好像也没怎么准确过)。

 
 

[rps]看见你了

祝我们峰峰生日快乐,“可以躺倒去享受这种能够把肚皮完全露出来的温柔”。

- - - - -


看见你了

 

李易峰从酒店出发去深圳的时候心情不错,一半是因为他穿了件自己喜欢的新衣服,一半是因为他要去见自己喜欢的人了。这么一听就有点傻里傻气,所以李易峰还是抿了嘴角,没有吝啬给思他心切的粉丝一个熟悉的弧度。

 

他近来低调,几乎没怎么公开露面,这几天行程才密集起来,得到的热情便也尤甚。其实他心里原本是有些打鼓的,因为前几天运动的时候,不小心把眼睛撞伤了。这样危险又敏感的伤,说一点影响也没有是不可能的,他当时被带到医院去做紧急治疗,消息封锁得很好,可是不知道怎么,出来的时候助理塞给他手机,陈伟霆已经知道了。


李易峰本来是没想告诉他的,至少不是这么快,因为说实话他自己也还没确定要怎么交代这件事情。工作室那边在逐个知会活动负责人和主承办单位,这是必需的,但陈伟霆不是他的工作伙伴,现实一点讲,没有被损的利益,只是出于绝对的纯然的关心。李易峰从前没有坦然接受,承认和剖白的习惯,无论是在十年前选秀被淘汰的临别,还是十年后生日会上环视全场,他只会强忍眼泪,眨巴着眼睛说感谢的话,说他会更努力的。因为坚信天自然会晴,他更愿意去感谢晴天,而不是给雷或雨太多笔墨,埋怨和卖惨都是无谓的,是他不屑去做的行为。

 

陈伟霆倒是给他机会,单纯地,允许他流露难得的脆弱。他们最开始认识的时候陈伟霆就是这样的,那时拍古剑,他耳后被划开好长一道伤口,皮肉翻出,看起来极可怖。陈伟霆看到了,就问他痛不痛,李易峰很自然地说了不,只是表情不大好——这足够证明那时他对陈伟霆已经没有过度的防备,否则也不会懒得冲他挤一个说得过去的笑。

 

他也容忍陈伟霆惊奇地,又很小心去碰他的耳垂。“怎么会不痛呢?!”陈伟霆问。他下意识地想要躲,但不知道为什么,最后只是稍稍偏了头。“嗯,其实是痛的。”李易峰想了想,“但是这个又没什么好说,忍忍就好了。”

 

陈伟霆以为弄疼他了,赶快松手,表情依然讶异,又特别认真,仿佛不能理解似的。“为什么要忍?”

 

李易峰一时语塞。他不知道要怎么跟陈伟霆解释这种已经习以为常的事情,不是总有人逼迫他,只是很多时候人自己就会开启一个防护罩,像是抗体一样,努力去为自己寻求一个坚强的外壳,以做抵挡。可是来了一个人,捏着他耳垂,问他痛不痛,叫他不要忍。他当然会有点不知所措,像是弓起脊背装得很凶的猫,突然有人挠他下巴,扯开爪子软绵绵地去抚,他才发觉自己原来也可以示弱,可以躺倒去享受这种能够把肚皮完全露出来的温柔。

 

没满一年他们变得更熟,又很不好,高强度拍摄加上下水戏,李易峰的眼睛发炎了。休息时陈伟霆捧着他的头,凑很近去看,嘀嘀咕咕地疑惑是不是麦粒肿。他不懂,反正觉得是大事情。李易峰心里也七上八下,挤了一天时间去附近的一家小医院看,医生让他做手术,别拖到后来更严重。他坐在没有靠背的转椅上,脚尖画了几圈弧,最后还是笑笑,说行我知道了,医生你先开药吧。

 

他拿着药回去,碰上了在酒店房间门前,不知道等了多久的陈伟霆。陈伟霆问他怎么办,他便照实说了,低头从裤兜里摸房卡。再抬头的时候李易峰有点被吓到,陈伟霆攒着眉,整个人面无表情,可以说是有些凶地看着他。他愣了愣才去推门,陈伟霆跟了上来,从后面接过他手里拎的装着药的口袋。

 

“所以明天还是正常开工吗?”

 

“嗯。”

 

“其实我觉得可以请几天假好好休息一下,这个不是小事。”陈伟霆给他讲,“你得为自己考虑,就是,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李易峰脱了外套挂在衣架,想了想说:“没事,真的。”他声音怏怏的,转回来坐到床边,“请了假也只是把日程都推到以后,到时候更忙。而且挤的也不只是我一个,大家都会被影响。”

 

陈伟霆抿着唇不说话了,往后靠住沙发,把袋子里的药拿出来看。李易峰本来还想翻翻剧本,可是眼睛确实难受,就放弃了,脚碰着地,身子一歪蜷在床上。他不知道陈伟霆盯着瓶身上的小字看了多久,困意来得快,昏沉间听到调空调的声音,房间里有风柔柔地,一阵一阵吹过来,好像有人顺着自己的头发,李易峰埋在被子里,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醒来眼前也变暗,陈伟霆只开了床头灯,黑影挡在光前,离他很近又很远。李易峰迷迷糊糊地哼了一声,陈伟霆反倒顿了顿,手指移到他颈侧,拢住了往上抬,说:“起来上药了。”

 

他撑起来一些,想说那就叫陈伟霆帮忙把镜子拿过来,可是面前人已经自顾自拧开瓶盖,坐到床沿,手掌垫着他的脑袋。李易峰动了动嘴唇,可是陈伟霆捏着药瓶,小心翼翼去碰他眼皮的样子叫李易峰心口咚的一声,像是被什么撞了下似的。

 

陈伟霆俯身过来,遮住了一半光亮,有呼吸,还有微弱的温热的触感。李易峰觉得脑子都有点混了,含糊地问:“就这么上吗?”陈伟霆看了他一眼。“不然呢?”李易峰没有再说什么,略微睁大眼睛,茫然而放松地望着昏暗的天花板。他感觉得到陈伟霆今天不大开心,他也好像……猜到了原因。





fin.




有段时间没写文了,还有点忐忑,希望你们喜欢。

因为写着写着又想说很多别的,所以现在篇幅不长,也并没有完全写出自己本来要写的东西,以后有机会再把续写给大家。

 
 

下快递单的中途,突然想说点什么。因为个人和应援的关系下过上千个了,每次看到那些天南海北的地址,迥异的学校和工作单位,就能真实地感受到因为喜欢同样的两个人,真的是可以把可能一辈子都不会认识的人串联在一起的,这种感觉特别神奇。有些id、名字和地址已经很熟悉了,看到就能对应起来,知道她是谁,买过什么,和我说过什么话,在哪个城市的哪里,有的人会改换,是因为上大学了、放假回家了、毕业工作了。没有窥视别人生活的意思,也不是吹嘘自己的记忆力,只是看见就很高兴,很安心。像是联系了好久的老朋友一样,真的很感谢她来,也知道她还没走,一定会来的。

 
 
1
© 舟渡/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