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渡  
你可以陪我吗?

[🎃]幸存 I.-III.

这是说好了的补偿未公开 幽冥和毓泰的一些事

前文点击tag

- - - - -


幸存



I.


我变成精灵的那天,下了一场很大的雪。


雪落在我身上,很凉。那是我第一次感觉到寒冷,然后我被裹住。模模糊糊地我知道,那是雕刻我的人,是William的斗篷。我听到他的声音了,被斗篷隔在外面,隐隐约约的,问我冷不冷。


“谢谢,好多了。”我说。我发现自己可以说话了。


他揽着我的手臂紧了紧:“你不要谢我。”William说,“是我对不起你。”


在这个雪夜里,去往王宫的路上,我了解了很多事情。


最厉害的南瓜雕刻师爱上了那个本该被雕刻成南瓜灯进献给国王的精灵,为了不失去,用自己永远的雕刻能力同巫师做了交易。而我,成为了替代品。


William和我说了对不起,我没有接受。并非不愿意,事实上,其实我没觉得有什么对不起。我甚至不知道这是否算是一种幸运,我太普通了,人生原本毫无意义。该感谢他选中了我吗?而且在雕刻完毕后,才把我变成精灵。


听说每天都要被火炙烤,不过我不是很在意。与这个相比我更担心自己能否胜任,毕竟我不想败露之后被王扔出宫殿去。这样冷的天,大概会冻死吧?William安慰我只要不乱讲话,不会出事的,我记在心里,决定以后装一个哑巴。


William带着我跪拜在台阶下面,砌平的巨大石块延绵起伏,他站在最上方,最高处,睥睨会令人莫名地难以呼吸,仿佛被无形之手扼住了喉咙。然后他缓慢地走下来,打量我。“叫什么。”他说,我不知道他是在问William还是我。可是我根本没有名字。


William在旁边回答了他。他说毓泰,我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这两个字,听起来新鲜,或许也合意,虽然我并不特别明白它的意思。但至少他脸上没有露出厌恶,反而用尊贵的手指碰了碰,然后把我提起,转身走向了未知的黑暗中。


他的皮肤有些冰,我没有忍住打了颤。他一定是感觉到了,我好像听到他轻轻冷笑了一声。


“害怕?”


我愣了愣:“没有。”


他没有再理我,像是全然不相信我的说辞。幽暗的长廊,地上砌着花纹奇特的乌色石头,眩晕间我忍不住想,他将我接过的时候,如果掉下去会碎成什么样。

 


II.


我被带进了王的卧室,摆在冰凉的石雕灯座上。他的房间非常冷,各种意义上的,和他本人一样。房间里有一面很大的壁炉,那里的火总是不分昼夜地燃烧,我在想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有幸接触到。


他的使徒是一位叫做神音的女人,更多时候她像只被操纵成功的无意识的木偶,只是完成王所安排的每项事宜。这其中也包括某天走近一直被以忽略姿态搁置的我。她戴着手套触碰我的时候,我感觉自己将要被解剖。但最后神音只是把我清洁了一遍,她说这是王的意思。终于要来了,我想,那口一直提着的气却终于松下来。


等到当晚他回房,走到我面前看。他的眼神会让人莫名战栗,很冷,又凶。我不了解他,所以也并不清楚对于自己来说,这凶是属特别还是普通。但还好,至少这次幽冥没有忽略我,对他这个目中无人的国王来说已经算是一种进步了。


我被悬空着提起来,看他伸手引了团火,放在石雕灯座上,那一点尖儿热热的,燎着我挖空的内里。我以为自己不会紧张、发抖,结果还是被他发现了。他用一种饶有趣味的眼神看着我,还问我:“痛不痛?”


我一点也不觉得自己需要有多坚强勇敢,但就是想说不痛。我也真的说了,看着他停顿动作,然后下坠的速度变得更慢,火苗完全灼烧到的时候他手指极缓地划过我表面的皮肤,没有表情地重复我的回答。


那晚的最后他看了我一眼,就走掉了。我猜想自己的反应让他觉得没意思,因为往后几天里,没人再来欣赏我的窘状。尽管一点也不了解他,但莫名的,我心里冒出个想法,我好像说错了话。


或许一个国王本来也没可能会喜欢和一个南瓜进行什么有趣的交谈吧,我想,那么就这样。适应期短暂,麻木感来得快,我固执地认为被火烤和被他忽略一样,都不是我难捱的事。


他不管我,神音也不再来了,我开始过本该如此的自己的生活。只是还会被动地接收幽冥的信息,他每天醒来的时间,惯用的步骤,无聊的时候一般做什么,进门是板着脸还是特别板着脸。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听觉很好,能够听到从石头墙的另一边传过来的,渐渐变强又生硬的脚步声。日子太无聊,我莫名其妙地学会了分辨他。

 


III.


我和幽冥的第三次对话发生在他没有照常回来的那一天。


其实我不知道准确的时间,因为在他的卧室里,日与夜只会通过窗子分割到地面。我听到宫殿外传来的钟声敲了很多下,来自于初次到来的那个晚上,我从斗篷里偷偷看到的教堂。他这时候在做什么?为什么还没有回来呢?我心里这样想,就没有去奇怪自己怎么会要等他回来或是不回来。


大约到了天快亮的时候,空无一人的房间里平白多出一个巨大的椭圆形缺口。透明空气抖动出波浪的气流,紧接着他从那个缺口里倒下来,砰的一声,把快要睡着的我吓醒了。银色的月光从窗口洒下来,洒在他身上,他躺在那一动也不动,闭着眼睛,眉毛也很皱。我愣了会儿,叫了一句国王。


回答我的是他并不均匀的,甚至称得上急促的呼吸声。他的盔甲亮亮的,很妥帖地穿在身上,披着的黑袍子翻上来盖住了一半腹部,靠近我的那一方颜色更深,像是湿透了一样。


我无意识地盯着那里看了不知道有多久,他忽然说话了。


“不许看我。”


我本来想就此转过头,装作什么都没有看到过,没留神却漏了句为什么。他抬起半只眼皮,很不耐地说:“不许就是不许。”


大约是他声音里虚虚弱弱的,少了好多威慑力的原因,我竟觉得这一句里平白多出点令人发笑的成分。我说好吧,他却像被击中了什么点似的,眼睛都完全睁开了,不可思议又凶狠地望着我。“你刚刚是在笑么。”


“没有。”我说,很无用地又解释了一遍,“我真的没有。”


他冷哼:“你最好没有。”


我没敢再说话,心里在想他为什么不许我看他。大约因为他是国王,很尊贵的,所以不可以被别人看,还是因为现在的他看起来其实有点狼狈,才不乐意让我看?我胡思乱想着看到了这样的他,自己会不会被灭口,听见他又无意识地哼了一声。


“国……王?”


他一开始没理我,在我以为他之后也不会理我的时候,才闷闷地说:“嗯。”


我一怔,反倒不知要回什么,盯着那团皱巴巴又湿了的袍子,好半天才没话找话,小声说了一句:“地上好凉啊。”



tbc.

 
 

‼️南瓜本延迟发货‼️

真的很很很不好意思,由于不可抗力原因(南瓜本大货印刷和邮寄时长)收货日期要在我预估之后,因我个人出行计划+部分快递需要等待开司卡牌,南瓜本以及其它附带周边只好延迟到❗️八月末❗️发货。需要改地址的仙女麻烦在那时候tb私戳我。

⚠️补偿:

1.截止到今天的所有订单均赠送❗️额外周边❗️目前暂不公开。

2.感温明信片随机掉落特签改为❗️全部特签❗️

3.将在lofter❗️公开部分实体专属内容❗️

南瓜本宣传请见 本宣微博

公开内容请见 tag BB Pumpkin

目前开放补购,有需要的仙女可以再了解一下。

最后再次抱歉🙏拜托大家再等等,我努力给大家越来越好的实体。


 
 

南瓜本《BB Pumpkin》

地址:南瓜全套  周边加购

 

时间:6月10日晚20:00–6月18日

PRICE:35RMB

全套:本+感温明信片+眼镜布套装

热度过百618晚从红心蓝手中抽1人送全套。

重点感谢:我的封设小姐姐无鸠(低龄感染) @无鸠 ,我的柿 @一个人吃柿子 ,我的开心 @麻甩君子 ,我的九 @音音家的白九 ,还有几个一直在催等我的宝贝!很抱歉拖了这么久,希望大家喜欢。谢谢宝贝们,鞠躬比心。

 
 

舟渡的提问箱

搞了个提问箱,如果有人我们就玩一下!都可以说可以问,尽量回答,也可以点梗,就不一定写啦(。)当作树洞许愿地什么的都很好。长期有效。 

会更新在这条的评论里。

 
 

[rps]看见你了 fin

520快乐💕圈一下我的宝贝 @阿星七 

前文 看见你了  

仍然感谢打赏榜里的小姐姐们


- - - - -


看见你了 fin


李易峰其实都记得,陈伟霆会陪他一起,做或者不做一些事情。

 

比如说最开始尝试辣锅(虽然往往一口之后就没得试了),比如说做一样的健身项目(可能他的计划里原本没有那个)。有一次他们在李易峰家里打游戏,快过零点,李易峰困到往他肩上倒。陈伟霆当然知道自己只差一点点就会赢,可是当李易峰垂着脑袋贴在他身边,咕哝着不打了要睡觉的时候,他只会满口答应。那时还不敢抱,只好扶着李易峰的手臂,半拖半搂,心如擂鼓地走进卧室里。

 

所以给李易峰上药也是陈伟霆选择陪他的一种做法。本来有那么一瞬间,他是甚至想要一起去医院的,但还是没去,一方面是因为他知道李易峰不希望耽误事情,不管是他们之中的哪个自己,另一方面,他怕李易峰不愿意。把伤口暴露在人前是件太私密也需要勇气的事情,以己度人,陈伟霆想,李易峰以前大概也是少有的。

 

陈伟霆就这么在李易峰的房间度过了几夜。眼睛包着纱布,做什么都不方便。他会给李易峰读剧本,对戏顺便对两个人的份。在横店这么久了,陈伟霆的国语好了不少,可是面对李易峰一字一句念台词时就磕磕绊绊,心里和口中都有那么一点说不上来的别扭。李易峰上完了药,平躺着,不用眼睛的时候好像听觉就会好一些,他很认真地听着陈伟霆说的每一句,陈伟霆的呼吸,结束时蹩脚的语调和气音。柔的,沙的,有时让他有点想笑,又舒服得让人想埋进被子里,就这样听着他睡着。

 

对他们这样的人来说,那是一天中为数不多的完全放松。大多数情况下工作不会因为个人的原因减少,可是所能承受的只有那么多,人是会累的。李易峰以前真的受不住,也会用适合的方式发泄流露,但大都有过思虑,找过时机,不会说哭就哭,也很少来不及控制就突然放肆。后来他无数次回忆起自己那时没来由的鼻酸,都会感慨。那时陈伟霆的手很热,宽厚的,捂着他的眼睛,他忽然很想哭。陈伟霆像是感应到了,说没关系的,峰峰。那只手捂得他眼睛发潮,然后水也溢出来。他少有酣畅淋漓痛哭的时刻。仿佛是积了很久的洪,陈伟霆像个英雄,大无畏地打开了闸关。

 

李易峰左眼上又扎起了纱布,触碰时更容易想起以前的这些事情。时间过去了这么久,那种触觉与回应反刍似的,绵密地涌上心底。他全程戴着墨镜唱完,像他微博所说的那样,不会有人介意看不到他的双眼。这就是李易峰过人之处的其中一个体现。他有独当一面的强大,轻易不会萌生借便利麻烦别人的想法,记者总是抛给他的那些问题尽管惹人担心,他总是会摆平。

 

李易峰很酷地下了台。他的工作结束了,还有人在等他。

 

喧闹人流里,陈伟霆给他打电话。李易峰知道他是心疼自己眼睛,所以隔着人潮也要往这边走,叫他不要动。他也真的没动,模模糊糊中看到了陈伟霆。李易峰就笑了,对着还没挂断的手机说:“看见你了。”

 

 

Fin.

 



李易峰想着,在这时候,在很多时候,他不介意陈伟霆先近一步。

 

他会坦白请陈伟霆一起吃饭、看电影,也说过“不带他吃不带他玩”那种实现性基本为零的话。连有天约他食早饭,都让陈伟霆等到了午饭的点,要生无可恋发条微博来昭告天下,这位兄弟让他毫无办法又心甘情愿地等了大半天。

 

看起来好像完全掌握了主动权?其实也不。有些时候,一件事情的发生是不能够没有另一方的回应的。通俗一点讲,这种感觉有点像“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不过当然不仅限于此。能心安理得接受好意与馈赠的人其实不比付出的人要好过得多,这也是为什么有的人不愿意欠人情,其中一部分原因或许就是他不想还,或者没有能力。但是陈伟霆和李易峰都不太有这种苦恼。李易峰要请客,做东道主之类的,陈伟霆其实也可以不同意,像很久没见的老同学、不熟的亲戚推搡银行卡还是红包一样。但是没有。他由着李易峰,因为他有能力宠回去。相反李易峰被他宠,被“可以可以OKOK”地附和,也能逐渐习惯并坦然,是笃定地,确信“我对他的爱足够我被爱”在做支撑。

 

陈伟霆以前很奇怪,李易峰也是个男人,很坚强,很厉害,但莫名其妙总让他心软。不是那种一昧地退让和误事,是看到这个人的时候,心里会真真实实地软到陷下一个弧度。李易峰不问他要什么,相反偶尔还会推脱,可往往就是这样,陈伟霆越来越注意他,想关心他,和他说些话,随便什么都好,在一起的时候就很快乐。很难找到一个兄弟和自己这么近了,陈伟霆想。他有时候会觉得李易峰明明是需要的,想要的,正好自己有,正好自己想给,那为什么不给他呢?

 

他给李易峰,李易峰也给他,需要彼此的时候不用不好意思讲话,就这么你来我往,生活才是热闹的,有期待的。陈伟霆和李易峰都不喜欢一眼望到底的未来,但唯独这时候,如果可以有一个望远镜,他们愿意也希望凑上去,明明白白仔仔细细地看过,能够告诉对方,我看见你了。

 

 

Real Fin.



 
 

[rps]看见你了 续

这篇大概……还没有结束(捂脸)还有要感谢给我打赏的仙女们!感动哭泣!

前文 看见你了

- - - - -


看见你了 续


飞机落地,粉丝只增不减,举着长枪短炮在停机坪外排得满满当当。李易峰照例戴好了墨镜才出来,其实他眼前变暗了,会更看不清楚路,但是和很多时候一样,李易峰不想表现出自己“有什么困难”。所以他只扶着栏杆歪歪斜斜地慢慢走下来,有女孩子在叫他的名字,他听到了,抬头微笑着挥了挥手。

 

到酒店换了衣服,李易峰坐了会儿沙发,说要去彩排。助理一下子被他弄懵了,看了眼时间。“不用这么赶的吧峰哥。”她翻开手机找活动方给的流程图,“那边给咱们安排的是十点以后,场馆离得近,九点半走就来得及。”

 

“晚餐已经订了?”

 

“是的,来的路上订的。”

 

李易峰说:“改地址吧,直接送到那边去。”然后起身从衣柜里拿了外套穿上,想了想又说,“对了,明天晚上你找个空,订二十……三十份冻柠茶和鸡蛋仔。”他一边思考着陈伟霆的伴舞差不多能有多少个,一边补充,“冻柠茶记得去冰,唱跳刚结束不好喝太凉的东西。”

 

助理这时倒不愣了,点头记下,习惯了似的。李易峰全副武装出了门,回头看到她,有些好笑:“你那是什么表情,我有算你们的份啊。”她带着点开玩笑的意思,说和霆哥一起就是好,感觉自己借光了。

 

李易峰听了反倒摇头:“不是这样。你们照顾我,我也要照顾你们,这是本来就有的。我照顾他的伴舞和team,因为那些是陈伟霆的人,而陈伟霆本身是我的。但是这不一样,没有谁借谁的光,假设他们这次不在,我也会给你们买,”说到这李易峰停顿了一下,自己也羞了似的,歪着头去摸眉毛,“不过可能就不是冻柠茶和鸡蛋仔了……”

 

助理没有想到他会解释这么长一段话,又实在是在讲真心,一时间又是感动,又为自己那句不恰当的玩笑自责,竟不知道要回什么。李易峰迈腿跨进车内,像是知道她内心想法一样,说了句“别乱想了”,她赶紧点点头,自己也坐进来,把车门用力关上。

 

李易峰要提前去,固然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想早点见到陈伟霆,但其实还是出于对工作对自我的要求高。以他眼睛目前的状况来看摘不得墨镜,以防纰漏更要多熟悉,李易峰决定等会自己去和编导沟通一下,要是时间和场地都允许,就找机会多走几遍,不休息了。

 

他给陈伟霆发了微信说自己要提前过去,陈伟霆回的语音,背景里嘻嘻哈哈的,不知道在吵什么。他勉强听完,问怎么了,陈伟霆就笑:“他们讲你来查岗!”

 

李易峰一怔,拧着眉头,故意说:“谁要查你的岗。”

 

“不查我的查谁的?”陈伟霆说,“我可不给你查别人的机会啊。”

 

“我谁都不查!”李易峰弯了弯唇角,但口还没松。陈伟霆说好好好,那你来不来嘛?“你想我的话我就考虑一下。”李易峰这样说。其实他已经到了,被引着从通道里往后台走,一边等着陈伟霆说话,一边用口型询问休息室在哪里。工作人员说您的休息室在这边,请跟我来。他只好暂时捂住话筒,眉毛一挑,狡黠地小声说:“我就不跟你去了——刚刚问的是陈伟霆的。”

 

工作人员一愣,反应过来换了方向指路,手机里陈伟霆还在“想你。”,“喂?峰峰说话啊,真的想你!!!”,李易峰听了忍不住地想笑,等走到了标着那个名字的门前,他才把回音拖长了,慢慢地应了一声。

 

这一晚,李易峰的晚餐也送进了陈伟霆的休息室里。

 

他本来不想的,“给你这儿弄得一股饭菜味,不太好吧。”,但是陈伟霆反驳什么你的我的,李易峰也就没再客气。结果陈伟霆很快又黑脸了,指着外卖盒说:“怎么是川菜?”

 

“这个虽然有辣椒但只有一点点,其实不辣的。”李易峰把外卖往自己这边揽,“就是借味儿,看着好看。”

 

“不是,你眼睛这样不能吃辣的,你别不听话啊。”陈伟霆对李易峰凶不起来,扭头看助理,“这几天订餐注意些,别总可着他来,他不听话你也不听话?”

 

助理一个女孩子,平常没怎么面对过这个样子的陈伟霆,也不敢答应,还是李易峰扯了扯他的袖子:“好了,就点了这么一个。”陈伟霆脸色才缓和,解释说没有在训她,只是语气硬了点,提醒一下。然后转头,略带责怪地看了眼李易峰,把那个外卖盒拿到自己面前:“没收了。”

 

“诶,你怎么这样……”李易峰掰了筷子嘀咕,“浪费可耻。”

 

陈伟霆没有再跟他呛,只是上身凑近了一些,抬手用指腹摸了摸他墨镜的边沿。

 

“那你就快点好起来,下次我们一起去吃。”




fin.


跑题十万八千里一样(瘫倒),写rps就会絮絮叨叨突然说好多,下次一定真的点题fin了(我说的好像也没怎么准确过)。

 
 
1
© 舟渡/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