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渡  
你可以陪我吗?

[rps]偷偷

上中锁起来了 直接发全篇看起来方便些 感谢我柿 @一个人吃柿子 的条漫 太可爱了呜呜呜

- - - - -

※双向暗恋期

偷偷

 

 

01.

 

直播快要开始的时候,李易峰躲到露天阳台,偷偷地打了个电话才回来。

 

他没敢太大声说话,只是扣在耳边听,偶尔应一应。手机信号不是很好,听筒里的声音有些断断续续,他慢腾腾地踱着,从这里一直走到那里。

 

不久里面有人叫他名字,他反应倒是快了起来,挪开一点手机说不如就先在这边拍。电话里头也问他,你有事忙啊?他嗯了一声,那边就很快接话,那……先挂啦?

 

李易峰点头,朝调好相机的摄影师打了个出去的手势。走两步想起他怎么看得到点头,自己想想便也笑了。那边也笑,我快到了,你怎么还没挂?他撇撇嘴,心想,你不是也没挂吗。

 

摄影师调着光,几个角度都不够亮,他听到那边好像按了喇叭,咬咬唇,终于还是说了声拜。再往外走便彻底到了室外,下面等候多时的粉丝登时尖叫起来,他微微侧头,收了手机,一只手索性插进裤袋里。

 

前几天,他刚在参加活动时提到过这些事。李易峰承认自己其实挺喜欢听到尖叫,如果有一天看到自己戴了个耳机,那就是把所有人的尖叫都录了下来,放给自己听。场下粉丝齐齐高喊他名字,他眯着眼笑得狡黠,好像只是在说几句玩笑话。

 

他出道时年纪还小,瘦瘦一只被簇拥在人群中,各种女孩子围上来,他眼睛瞪得圆圆的,很没架子地合影打招呼,还会有几分害羞。事实上他也习惯了,从小到大的校草头衔压在身上,只是真的进了娱乐圈,才发觉风水轮流转,形势真的可以说变就变。李易峰签了公司,出了几张唱片,也跟在剧组里拍了一些戏,很长一段时间里,日子不温不火,就只是默默地这样过。

 

他是不甘的。

 

他从来不相信自己的前途就只局限于这一点小天地。是的,李易峰相信触底反弹的道理,最迷茫的日子他坐在落地窗前,想了很多事情。偌大的,流光溢彩的北京,他觉得未来雾蒙蒙的,像是要望不到底了,心里却又偷偷地,笃定地想,这一定已经是最底了。

 

后来李易峰遇到一个时机,他咬咬牙,抓住了,握得很紧。

 

他也抓住了陈伟霆。

 

 

02.

 

李易峰始终记得那一次飞往上海的班机。他和陈伟霆坐一辆面包车,行李不很多,他先下来了,陈伟霆跟在后面关了门,手掌很自然地推着他的行李箱。他正了正帽沿,想说我自己来吧,一句话还没出口,忽然有一串人呼啦啦地出现在身后。他被吓了一跳,陈伟霆也是,走了几步到他身边,有些无措地看了他一眼。

 

李易峰说你别看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但很快他们都知道了——几个小姑娘凑上来,脆生生地喊:“屠苏!大师兄!”他先是一愣,推推墨镜,笑着抬手和她们打招呼。余光里他看到陈伟霆也笑了,有点温柔,又有点害羞。

 

尖叫声排山倒海,赞誉也一点点多了起来,他们心里都有隐隐的悸动——那个久等的时刻终于来了。

 

他们一起跑很多通告,休息间隙陈伟霆偷偷刷微博,也不知道看了什么就一个劲儿地笑,李易峰略有嫌弃地说你傻笑什么,结果自己没忍住,被他带得也跟着翘起嘴角。陈伟霆仰面靠在沙发上,他一坐下来,就拉着他往自己这边靠,他立刻叫了一声,嗔怒地让他小心些,别把自己刚熨好的衣服扯皱了。陈伟霆嘻嘻哈哈地缩回手,挤过去给他看手机屏幕。

 

“峰峰你看!他们都说很喜欢!”

 

他很给面子地凑过去看了看,满屏的表白。

 

“这么多情敌。”

 

“诶?”陈伟霆茫然地扭头,“你说谁的?”

 

李易峰才恍然发觉自己这话说得有歧义,话在喉里滚了两圈,竟然有些语塞。陈伟霆又语调上扬地嗯了一声,撞撞他肩膀:“你在说什么沃?”

 

他眼神闪了闪,摆摆手,被逼急似的,囫囵地说:“就,百里屠苏。”

 

这话说得也没错,陈伟霆自己都说,大师兄心里只有屠苏了。他看着陈伟霆像是没放在心上的样子,自己心里也松了口气,又觉得自己在想什么啊,本来也不该为这种事情担心。

 

没过多久,陈伟霆轻轻说了句:“我也有好多情敌。”

 

他像是没听清,转头看过去,陈伟霆还在很迅速地滑动手机屏。刚刚他说什么?李易峰歪了歪脑袋,疑心是不是自己幻听。他问:“你刚说什么?”陈伟霆就抬抬眼睛,露出了一点笑:“我说,我也有好多情敌。”

 

李易峰听了,心里有些奇怪地开心,转了转眼珠,调笑道:“那是当然,大师兄只对屠苏一个人好。”他本意是要拿剧里的台词来玩梗,开个小玩笑,却没想陈伟霆一脸正经,点头说:“只对你一个人好。”

 

他心头止不住地一跳,陈伟霆这家伙,说起情话来脸都不红的?

 

好吧,他早该知道自己玩不过他。李易峰啧了一声:“看出来了,你演得好。”

 

陈伟霆挑挑眉:“彼此彼此。”

 

突然有人来叫他名字,他赶紧站起来,捋了捋衣角。回头陈伟霆还坐在沙发上,仰着脸看他。李易峰想着自己真得走了,走前撞下他膝盖:“我说真的。”

 

他走到门口,扭头看了眼戏里不苟言笑的大师兄——陈伟霆一点点笑开了花,朝他挥挥手,还说了句话。

 

这次是真的没听清,李易峰走在长廊里还在琢磨陈伟霆的口型。到了演播室,大灯照下来,他忽然就想到了——原来陈伟霆说:“我也是。”

 

 

03.

 

李易峰早想到,几年过去,陈伟霆的演技一定有提高。

 

他有在网上提前看过预告片,几十秒足够让他记住很多陈伟霆的瞬间,那枚巨大的耳钉也令人印象深刻,他看到陈伟霆第一眼便不自觉地朝他耳朵打转,然而没有找见。陈伟霆大概以为他在看自己脸上的创口贴,伸手拨了拨:“不用担心,一点都不痛,都快好了沃。”

 

谁担心了?李易峰没承认,但也很诚恳地没有反驳。陈伟霆受伤当天他就知道了,很生气地跟他发了一通火。剧组最基本的防护措施没有的?自己呢?也不知道注意点么?陈伟霆乖顺地一一应承,没事没事,已经处理了,哎呀峰峰,我也没想到的。再斤斤计较反而像是自己不通情理,李易峰一拳像打在棉花上,最后只是叹了口气。

 

那晚他破天荒失了眠,翻来覆去,想了很多事情。

 

他想到拍古剑时耳后划出的伤口。他自己觉得还好,反倒是陈伟霆,捏住他一点耳垂,看一眼,嘶一口气。他条件反射地仰了仰头,陈伟霆才像刚反应过来似地收回了手,过了一会儿,忍不住问:“是不是好痛?”

 

“其实已经好多了。”他笑一笑,习惯性掩饰过去,然后化妆师来了,李易峰就闭了眼睛,乖乖站在那里等补妆。横店的夏天闷热又无风,一出汗,长发便统统黏在后颈上,那双夹着化妆刷的手整理到耳后,动作实在不太轻柔。他不由自主地缩了缩,很快听见一句:“你轻点呀。”

 

李易峰睁开眼睛,看见皱起眉的陈伟霆。

 

他想,陈伟霆连眉头都展不平,怎么这时候就演得这样好,说自己一点都不痛呢?

 

 

04.

 

电影未开场时,身边人喋喋不休地跟他讲了好多事。李易峰体贴地没有跟他抢话题,他听着陈伟霆讲上海的天气,讲剧组的趣事,讲清醒梦境,讲戏里他养的那三条狗已经跟他混得特别熟,比比划划,讲着讲着就笑得不行。他听了也跟着笑,陈伟霆的生活听起来好像比他有趣,但他完全没因为比不过而感觉不开心——可能也有一点点微弱的失落,李易峰突然想起来,他已经很久没跟陈伟霆同时经历过这些了。

 

他出神地这样想着,便被陈伟霆撞了一点肩膀,才恍然发现不知何时,陈伟霆悄无声息地坐了过来。

 

放映厅里很暗,亮起的荧幕里打出陈伟霆的名字,再然后是他的人,单手倒车,仰头喝咖啡,抱着双臂等待迟到的明星。那张精致的脸在大荧幕里显得尤为近,他们靠得也近了,空调吹出的冷气里,陈伟霆的温度从紧挨的手臂渡过来。

 

李易峰知道他坐着两个椅子,他有些想问陈伟霆这样会不会不舒服,又怕问了,陈伟霆会索性退回原来的距离。想来想去还是什么都不要说好了,他默默把话咽了回去,陈伟霆反而凑上来问他:“你觉得我演得怎么样啊?”

 

他拿手挡住半张脸,小声地,认真地说:“你演得好。”

 

 

在看电影的间隙里,李易峰决定偷偷看一看陈伟霆。

 

他没有想到陈伟霆也在看他——像是电影昏暗的车厢里那样,偏着头,默默地看着他。李易峰有种被撞个正着的无措感,又不能理直气壮地质问他你为什么要偷看我,因为他自己也正偷看着。

 

他赶紧扭回脑袋,装作很专心地在看电影。余光里李易峰知道陈伟霆还在看他,看什么啊,他忍不住从下面伸过手,轻轻推了他大腿一下:“不要看啦。”

 

陈伟霆笑了笑,说:“你什么时候还怕别人看了。”

 

哪里有害怕?明明就只是……李易峰被噎住了,他想反驳,但他发现最近自己越来越说不过陈伟霆。或许是太久没有在一起吵吵闹闹,他想起他们刚认识的时候,他吓唬陈伟霆不带他吃不带他玩,讲个冷笑话陈伟霆都笑出一口白牙,看起来特别听话。

 

电影也放完了,等待下一部的休息时间里,李易峰猫着腰往前倾,想要站起来出去透一透气。陈伟霆诶了一声,很急地去拉他:“你现在不能——”他脚下没刹住,身子晃了晃,跌回来就坐到陈伟霆膝上。

 

电光石火间,陈伟霆握住了他一半的腰肢。李易峰的手扶着他肩膀,一时愣住,两个人竟都没有动。

 

放映厅里又黑又安静,他极清楚地听到自己的心跳,咚的一声,像是心肺复苏的时候被猛地电击了。

 

陈伟霆的声音也好清晰,丝丝缕缕钻进他耳朵里:“峰峰你去哪?”他这才动了,很惊慌地推了他一下。“嘘——”陈伟霆立刻捂住他嘴巴,在黑暗里,那双亮亮的眼睛朝他眨了眨。李易峰表示了解,小幅地点点头,手指无意间擦过颧骨上的创口贴,他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居然停住了,轻轻地摸了摸。

 

陈伟霆也僵住,手松了,只是看着李易峰——就像是刚刚,他偷偷看他那样。

 

 

05.

 

李易峰有些担心。光线太暗,他看不清陈伟霆什么表情,但总归是没在笑的,他生气了吗?可自己也不是故意的,都还没有怨他手劲大。李易峰哼了一声,忿忿踢他小腿,他没想到陈伟霆居然直接把他给卡住了,怎么挣也收不回。

 

这下他自己先生了气:“你什么意思?”但接下来的话没有说,因为陈伟霆沉沉地叫了他名字。他也还没来得及回答,下一秒,陈伟霆凑上来吻了他一下。

 

……李易峰觉得脑海里像是爆炸了一朵蘑菇云。

 

他呆了两秒,惊醒一样又使了力气去推他的手臂,陈伟霆竟没有再拦他,甚至还在李易峰从自己腿上滑下来,歪着身子坐回座位时扶了他一把。李易峰却连谢谢也没有说,他并着腿,脸和身体都半侧着,他不知道现在自己该做些什么,更不敢扭头,幸好幸好,面前荧幕又亮起来了。

 

陈伟霆叫他:“峰峰。”

 

李易峰不看他。

 

陈伟霆又叫他:“李易峰。”

 

李易峰还是不看他。

 

陈伟霆靠近了一点:“刚刚我亲你了。”

 

李易峰动了动,忍不住瞥了他一眼,陈伟霆像是在等他接话,还要他怎么接?李易峰脑海里混沌成一片,张了张口:“所以呢。”

 

陈伟霆笑眯眯地望着他,李易峰突然意识到这大概又是一个圈套,他能控制住自己不跳进去,但还有下一个在等着——陈伟霆一字一句地说:“我要对你负责。”

 

 

06.

 

灯光一亮,人群立刻骚动起来,李易峰行动得也很快,他站在空地拢了拢西装,回头一看,陈伟霆还坐在座位上。他拿脚尖踢了踢陈伟霆的白鞋,叫他起来,陈伟霆没听话,反倒伸手拉住了他。

 

李易峰吓了一跳:“你干嘛。”

 

陈伟霆有些委屈地说:“你还没回答我呢。”

 

他简直哭笑不得,支吾了一会儿,搪塞着叫他起来再说。陈伟霆也真的就站起来了,贴着李易峰半边身子,问他:“刚刚我说的话,你听得懂吧。”

 

他脸上没有笑,看起来认真得有些吓人,李易峰又不敢看他了,清了清嗓子说:“这里人好多。”

 

陈伟霆顿了顿。他还在垂着头。

 

陈伟霆松开了手。

 

 

出场时很挤,陈伟霆走在前面,被李易峰叫到名字才转头,脸还是板着的,完全没有表情。“你怎么了?”李易峰说,“你生气了?”

 

过了几秒,陈伟霆才答非所问地说:“我懂了,你不用敷衍我。”

 

“你懂了,你懂什么了?”李易峰一头雾水,“等等,我哪里敷衍你了?”

 

陈伟霆看了看他:“算了。”

 

……什么啊,怎么了啊?李易峰统统没搞清楚,但他知道自己必须,一定,要拉住陈伟霆。

 

“你说明白点。”他把陈伟霆拽到一边。陈伟霆看着他,好像有些丧气?他丧什么气呢,李易峰脑袋里冒出几个问号,他听见陈伟霆说:“人多只是借口吧,很明白了,你不想我对你负责。”

 

李易峰瞪着他,省略号也要冒出来了,他真想戳一戳陈伟霆的额头,好好地问问他究竟在想什么?“陈伟霆你是不是傻的?人这么多,说这种事情当然不适合。”

 

陈伟霆被训了,却亮了亮眼睛。

 

话在喉里滚了几滚,李易峰咬咬唇:“你知道吗,我特别惭愧。”他小声地,略带羞赧地说。

 

“自从入场我就一直在期盼,那位坐在我们中间的Anita,她不会来。”

 

 

07.

 

人群继续往门口涌,挤一挤就散了。李易峰被人找上来说话,他心不在焉地寒暄了几句,余光里出现了陈伟霆。李易峰感觉到了,有些不自然地拨了拨头发,他知道陈伟霆还在看他。

 

结束对话,转过脸就看到陈伟霆回头,他加快了脚步,前面有人在等。

 

人潮拥挤,走到陈伟霆身旁的时候,李易峰偷偷,偷偷地扯了扯他的手。

 

 

 



评论(33)
热度(371)
 
© 舟渡/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