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渡  
你可以陪我吗?

[rps]落定

又是一年,祝我的宝贝 @阿星七 生日快乐,三百六十度狂吻你!

文里是去年春晚,好适合今天发嘻嘻嘻,希望今年也能让我有机会写!

- - - - -

落定

 

 

他感觉好像有一汪湖泛在心口。

有名为安心的石子,落定。

 

01.


凌晨的时候,李易峰毫无预兆地醒了。


大约是被子缠到胸的缘故,他扯了几下,觉得房间里闷得有点透不过气。索性就全掀了,在床上躺成大字型。


他不止一次因为恒温恒湿自鸣得意,还拿来当了梗跟粉丝打趣,结果某天陈伟霆发来截图和大段信息,大意是说恒温恒湿也有不足,通风要是不好,待久了肯定要觉得发闷不舒服。文字里不少术语,李易峰看完了也是似懂非懂,不免要脑补陈伟霆皱着一半眉头尽心尽力地研究。这样一想哪里还会不舒服,他听着陈伟霆发来的拗口的语音,整个人都欢喜起来,仿佛忽然就打通了畅快的空气。


他知道陈伟霆会因为春晚而回京,算着时间问他会不会回来过夜,陈伟霆自己也说不准,倒是转眼就安排了人来敲家里的门。李易峰一脸懵地看着工人检修了一通新风系统,等到不久后的晚上陈伟霆进了门,仍旧把自己包得像个肉粽。


他迎上去解开陈伟霆缠得紧紧的围巾,被他扣住了下巴,埋在柔软的羊绒里温柔地吮吸。


“回来见我就穿这么多,”李易峰转而把它挂上衣架,“别以为我看不到微博,路透里你就套了个薄的。”


陈伟霆不以为意地脱掉大衣,并两步走过去,抬手摸到挂钩。李易峰感觉到后背突然传来的凉意,混着他口里吐出的热气,痒痒地钻进耳朵里。


“我知道,你巴不得我不穿才好。”


耳边一下子火烧火燎,他扭头瞪了一眼,自己也知道肯定没有威慑力,否则后边那只巨型犬也不会摇起尾巴一样笑得得意。


想着想着自己也笑起来,翻个身陷进被子里,想念起陈伟霆身上好闻的香气。

 


春节前夕他接了全家过来过年,飞成都的机票自然也就作废,陈伟霆知道了,心里觉得有些惭愧的不妥。他安慰李易峰说没事的,反正妈妈也来了,真不用为了他这样做。李易峰听完就哭笑不得,电话里呸一声,半是心虚地反驳。


“好好好,不是你舍不得。”陈伟霆耸着肩膀夹住手机,“那我说肯定是外婆想我了。”


“胡说,明明是想我。”


“哇,想我才对吧,我简直像是外婆的亲孙啊!”


“少来了你。”李易峰立马拉清关系,“我才是孙子!我才是!”


陈伟霆愣一下,放声大笑,嘴角咧到下巴快要掉。


李易峰气得不行,发誓除夕之前决不再理陈伟霆,果然之后两天他只看不回,坚决遵守诺言,连陈伟霆发来的巨额红包都不点。陈伟霆着实很惊讶,没办法,转移阵地到微博私信他。


李易峰大大咧咧照常点,看见陈伟霆发了一长串,从认错到调戏再到表白,笑意就忍不住浮上来。结果没过多久又发来一张截图,明晃晃的一串“已读”,陈伟霆难掩得意:“所以你不回是害羞哦!”


害羞个头哦!他恼羞成怒地把手机扣倒,气哄哄跑到流理台前偷吃加上帮忙。等到团圆饭都摆上,李易峰把手机举得超高,拍了满满当当一屏幕。陈伟霆很快发来委屈的表情:“太坏了,馋我啊。”


“对啊。”李易峰敲打,“看到吃不到,是不是觉得超惨?”


“没有。”陈伟霆居然回复,“一点也不。”


“哎,为什么?”


过了好久陈伟霆才回过来,团圆饭已经吃了一小半,李易峰把手机放在餐桌下的膝盖,一只手握着筷子架在碗边,另一只解了锁划开。


“紧张得不想吃东西。”陈伟霆说。


“就是想你。”

 


02.


李易峰总是会被陈伟霆搞得措手不及。


好比三年前,他被自己牵上台转一个圈。他们为一个拥抱面面相觑,李易峰还未搞明白如何开始,陈伟霆已经走过来,手掌穿过西装,热热的,贴在胸口上。


他感受到陈伟霆卖力的舞动,有短暂的讶异和害羞,然后他反过来把后仰的他抱住,两张明媚的脸笑出深深的,甜蜜的褶皱。


陈伟霆还在他好心递过纸巾的时候突然把含不住的血吐出,他被吓到,本能地往后跳。偏偏陈伟霆不肯放过他,两个人孩子似的,在舞台上也能追着跑。李易峰记得那时自己傲娇发作丢出的一句滚,也记得他擦着嘴角走过来,软下声音哄他,旁若无人。


陈伟霆的手紧紧扣住肩膀,微偏着头,指尖专注地蹭过白衬衫上一点点的污垢。舞台上一排大灯照下来,李易峰嗔怒地看着他逆着光,近在咫尺的脸,无所适从,仿佛心里也被扫射探照灯。


陈伟霆多坏啊,不经意间就跳脱框架,破解国语封印同他说起不自知的情话。又或者什么也不说,只摸摸他发尾,揉揉他后背,千百平常动作,李易峰乖顺地承受着,被专属的温柔吸进了漩涡。


所以对着电视完全移不开眼也是情有可原,无需同全家再介绍他,更舍不得时间合影留念,李易峰安静地注视着电视屏,把无暇顾及的手机握得很紧,很紧。


他知道他跳舞动辄无骨,他知道他唱歌很好听。


他知道他只要站在那里,就足够把所有吸引。


他知道他那么,那么好。


那么好的人是他的人。


多么难以言喻的幸运。

 


03.


陈伟霆也坦言能够登上春晚实在是一种荣幸,无论拍戏还是对待舞台,要诠释认真态度,今时以往,陈伟霆从来都身体力行。李易峰很少为他在这种方面担心,因为知道他心里有谱,有自己的一副算盘在计算将要大展的宏图。


当然日常关心便另当别论,譬如是否吃饱睡好,占据了他们很大一部分的闲聊。陈伟霆热衷于给他发送美食照,助理定的刺身拼盘,粉丝送的生日蛋糕,火锅翻滚冒泡时他还现场直播似的开着视频,考虑到一手拿筷子索性拿了个支架摆在那里。李易峰简直无语:“你直播叫我看你吃火锅?是不是也太气人了。”


陈伟霆被他所不齿的辣度搞得吐舌,但又很是得意地说:“秀色可餐嘛,我是秀色。”


真有够自恋的,李易峰恨恨打趣,一边又为自己那颗因他挑眉而躁动的心感到分外的不争气。


他想起他们在日本的夜晚,一起泡温泉,陈伟霆背对他脱衣,露出有型的长腿和背肌。明明看过很多遍,很奇怪,他还是心动,以致于忍不住拿出手机偷拍。


陈伟霆竟很快回头,两个人都是一愣,他顿一顿,反而转身。李易峰早先还调成了摄像模式,红点闪烁,眼前人坏笑着朝他走来,穿过朦胧雾气,他手上也抖起来,盯着取景框里满屏的美好肉体,仿佛快停止呼吸。


“在拍什么?”


李易峰难得害羞,摇摇头,把手背到身后。


他没想到陈伟霆会伸手来够,缩了缩,反而更被他很不罢休地用手臂环住了。


“难道不是在拍我?”陈伟霆在他耳边浅浅地吐气,转而竟叼住耳垂,柔柔吮吸。他又是一抖,整个人都贴到他怀里去。


微哑的气音滚在喉咙里,陈伟霆低低地笑:“这么喜欢我哦。”


真的很要命,李易峰想,他有扰乱人心的本领。

 


但陈伟霆call他下楼时又慢吞吞,裹着大衣走过去,没打理的发掖在绒线帽里。真可爱,陈伟霆没控制住,手就往脸颊捏上去。


“喂!”李易峰愤愤一缩,“好冷!”


陈伟霆拉下脸:“你嫌弃我哦!”


李易峰把怀里给他拿的暖手宝塞过去,陈伟霆呀了一声,脸上立马浮现藏不住的开心。李易峰抿着笑看他,刚还在耀眼舞台上一派落落大方,现在却像个小孩子一样。


得知他一家还没睡下,陈伟霆执意要上楼。“这个年是一定要拜的喔!”他率先往门里走,“我超想和伯父伯母还有外婆讲话的!”


李易峰跟在后面:“你难道不是因为想我才来的?!”


陈伟霆扭头冲他做鬼脸,再进门对家人表现出的热情果然超过了李易峰本身。他蹲在外婆身边,同她柔声讲话:“外婆,你还记不记得我呀?”又很乖地自我介绍,“外婆,我是陈伟霆,是峰峰的朋友呀。”


他的背依旧挺得很直,李易峰噙着笑,拿膝盖顶了顶。


“胡说什么啊你。”


明明是男朋友。

 


04.


李易峰垂着眼睛,看着陈伟霆卸妆后最真实的表情,他头顶的发胶也洗了,发丝软软地耷在额头。


他感觉好像有一汪湖泛在心口。


有名为安心的石子,落定。

 

 

 


评论(24)
热度(367)
 
© 舟渡/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