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渡  
你可以陪我吗?

[rps]同行 下

今天收到了很喜欢的宝贝 快乐更文

同行  上

- - - - -


同行  下

 

“谁人愿花一生的盼望给生命添注解 

曾被践踏过的日渐强大

那些辛酸的故事困惑即使不解 

一直撑到目前还愉快”

 

- - - - -

李易峰和陈伟霆讲过自己的构想,要有几米高的小丑玩偶,灯光也要酷,陈伟霆自然同意,他给李易峰推荐了几个dancer,都是他自己在热血街舞团时结识的兄弟,李易峰什么都没问就收了,转而安排上开场。工作室随口问了句靠谱吗,被他用很不可思议的眼神看了一眼:“你第一天认识陈伟霆啊。”就知道问也是白问,由着陈伟霆陪李易峰大刀阔斧地搞去了。

 

最后的效果李易峰很满意,他一再强调想要成熟性感风格的样子让陈伟霆有点忍俊不禁,感觉李易峰仿佛到了什么二次青春期似的,非要对自己确实存在的变化作出一点证明。所以陈伟霆以为李易峰肯定会当成party一样开开心心笑到结束,结果最后一首歌的时候他听说李易峰哭了。

 

他的独家直播告诉他他的宝贝在后台没有忍住,因为感情太翻涌,鼻子一酸,眼泪就掉进了香水。散场之后他们通电话,陈伟霆故意逗他,说多大的人了,还哭鼻子呀。

 

“好像你自己没有在演唱会上哭过似的。”李易峰说,“你不许笑我。”

 

陈伟霆摸摸下巴:“本来也没有笑你啊。”

 

李易峰哼了声,一边和他通着话,一边从后台的特殊通道走出场馆,坐进车内。在回酒店的路上,他对陈伟霆很平常地说:“我好像有点难过。”

 

陈伟霆了然。

 

追溯起来要到很久远的时间,他们对这种繁忙之后对空闲的填补行为心照不宣。陈伟霆以前讲过,结束的时候最失落,李易峰偶尔就身陷其中。普通人都很不容易的时代里他们默不作声地吞咽了太多东西,忙的时候想不起,一旦暂时喘息,这些东西才会从身体内部反噬上来。

 

“威廉,我们……”李易峰看着被路灯的光染成昏黄的车窗,慢慢地说。

 

“我们不会结束的,对吧?”

 

陈伟霆说:“对。”

 

李易峰露出一个淡到不可见的笑容,往后一仰,背靠在车座前的靠枕上。不论多少年后他都可以无所顾忌地打给陈伟霆,他也乐意对陈伟霆的快乐与苦衷照单全收。他知道陈伟霆一定会这样说,因为换作他,他也是这样的。

 

这一晚陈伟霆和李易峰最终没有见面,在接下来长段时间的奔波中这成为了偶尔想起会觉得遗憾的事情,因为此后他们再也没有离彼此那样近。

 

6月27日,李易峰回到北京,继续为动物世界宣传路演。陈伟霆提前两天就在说,这次我们见个面吧?不想再错过了,他心里想着,但当时不知怎么没好意思说。

 

当然,李易峰总是会同意的,他让陈伟霆专心拍戏,下戏也别乱跑了,自己去找他就好。那一天他发生了一点说好不好的事情,这导致他在结束路演后又被宣传拉着手道了一次歉,实际上他当时的想法和心情远没有那么复杂,但他确实需要点什么来支撑——如果非要说的话——他自己和“与陈伟霆的见面”一起瓜分了。

 

所以直接结果是他比约定的时间晚了一些,不过陈伟霆也没介意——毕竟是约了一起食早饭却等到过中午的人——他只给李易峰发了个“别的小朋友都被接走了”的表情包,李易峰连回都懒得回,把那只熊猫头关进微信置顶里,换掉今天磨脚的皮鞋去找T恤。

 

作为迎接陈伟霆为他在酒店房间准备了浪漫双人火锅,李易峰看见那盘用土豆薄片拼成的玫瑰花时露出了复杂程度近十级的表情。他说陈伟霆你土死了,没救了你。

 

“你不喜欢啊。”陈伟霆扁嘴。

 

李易峰话到嘴边,想了想还是贴心改口,说也不是……不喜欢吧。陈伟霆看他那样子也不逼迫了,说这样也好。

 

“这样好什么?”李易峰疑惑。

 

陈伟霆从背后抱住他,认真回答道:“你喜欢我就好。”

 

“……”李易峰毫不留情地把陈伟霆推开了。好吧,陈伟霆委屈且认命地看李易峰挑挑拣拣地去翻菜品。反正他知道李易峰肯定不会真的“嫌弃”他的——很快李易峰亲亲热热地转回来摸了摸他乱七八糟的头发,说我想吃的都有啊——很奇怪的,这样的自信似乎永远也不会消磨。

 

“你什么我不知道。”陈伟霆得意地说。李易峰瞥他:“厉害得你。”他听了也没觉得被嘲讽。几年前一起录快本的时候陈伟霆就见识过了,李易峰在台上叫他“滚”,说他“傻”,那时还不算“情人眼里出西施”,彼此也心知肚明这样的行为和形容词早就包含了更多的意思。

 

这次晚餐中李易峰和平常并没有什么不同,以至于陈伟霆是从微博热搜而并非他本身得知的。他点开视频的时候男主角就坐在他面前。李易峰吃得很专注,得空叨他一句“别看手机了赶快吃饭”。

 

他穿宽松的纯色T,头发软得耷在额头前,因为油点溅了一个在胸口而揪着衣服皱成包子脸。陈伟霆真实地感到心脏震痛,那些字句顺着耳机线一寸一寸地爬上来,把他的耳廓过了电一样打得又麻又疼。

 

那一瞬间他很想说些什么。甚至是不理智地骂上一句。陈伟霆不是想不通为什么李易峰要拿着麦克风平静地说出这些话,他就是为自己想得通而气愤的。

 

陈伟霆猛地把耳机扯了下来。

 

他将手机丢到一边,好像再晚一秒耳朵里的疼痛就会沿着四肢百骸窜进心脏里搅得翻天覆地了。

 

李易峰呆了一瞬然后停下筷子,眼睛和嘴巴红红地,看着他。

 

“你干嘛啊。”他说,“谁惹着你了。”

 

陈伟霆摇摇头,双手在椅子边扶着,手指硌在扶手下部,然而事情已经发生,还在发生,他控制自己,可实际上谁也再都做不了什么。陈伟霆想,他能够让李易峰不低这样的头吗?这部电影是他的心血,他为之付出了太多,甚至并不在乎再多一些了。那样矜贵的人讲了自己所听说,讲了“认个怂”,哪怕如此也永远被相信着有可以在绝不触及原则的基础上处理好事情的能力和情商。他为这样的李易峰打抱不平也骄傲,不想看到也想要。

 

陈伟霆倾身,伸过手,拇指在李易峰脸上蹭了蹭。李易峰没有躲,很放松地由着陈伟霆用这样的方式给他也给自己一点不知道有多少但一定会有的安慰。

 

他那么厉害肯定懂了吧?

 

他们两个都这么想。所以陈伟霆最后只是说:“很喜欢你。”他叫,峰峰。

 

怎么会突然说这样的话呢?李易峰有那么几秒钟的本能的无措,但很快他弯了弯嘴角,说:“我知道了。”

 

“你知道就好,吃吧。”陈伟霆收回手,给李易峰夹了两片午餐肉。

 

他们之间越来越不对这些东西重复性表达和经常性外露了,但要是这样做了,也都会坦然愉快地接受。李易峰不需要陈伟霆再做什么别的了,他们都一样,能做的不多也太多,光是一句早就知道的毫无新意的事实,就已经让对方为这种最实在也最包容的温柔无声无息地在心里流过眼泪了。

 


陈伟霆和李易峰有43天没见了。

 

陈伟霆躺在床上掰手指。

 

李易峰前两天告诉他他去东京了,只是待的时间不多,拍了广告就回来。陈伟霆不免有些感慨。那儿对他俩来说都有着比较特殊的意义,虽然往后李易峰再没说过重温之类的话,东京之旅也不会成为一个可以被抛却的过去时事件。陈伟霆给他提建议,说你穿我们那件牛仔出去拍个照嘛。李易峰啊了一声,他没带,当初是犹豫过,大概因为心怀鬼胎所以最后也没决定下来。

 

“我自己拍?”李易峰说,“你也没在喃。”

 

陈伟霆差点想飞过去了,揉揉太阳穴说:“找时间再去拍。”

 

“去哪啊。”李易峰在敷面膜,张不开嘴,说话就黏黏糊糊的。

 

“你定呗。”陈伟霆翻了个身,“峰峰我好困……”

 

“困就睡。”李易峰把手机支上,拿面膜袋里多余的精华液抹在脖子上。

 

陈伟霆嘟囔了两句什么,眼睛已经闭了一半,李易峰努力辨别了半天才听出来他在说还没说晚安呢,不能睡觉。李易峰为他的孩子气笑了笑,过了没多久,陈伟霆就睡着了。

 

十个小时后,陈伟霆后知后觉地“听见”了李易峰的晚安。

 

李易峰在ins上发了张图,“nowords gn”,他说。

 

陈伟霆愣了一瞬,突然觉得手机发烫了似的,握在手里有点慌张。这次要怎么回应?他给李易峰点了赞,手忙脚乱地把相机打开,打算拗个什么姿势,刚把腿扛起来搁在梳化台上,摆出一副性感姿态,助理一下子推门进来。

 

“……”陈伟霆僵硬地说了声嗨。

 

“……打扰了。”助理迅速退后,关门,一气呵成。

 

“?里面干什么呢?”

 

“不知道。”助理见怪不怪,“一大早的又发情了。”

 

“Good morning. 🌞”

 

陈伟霆在时刻关注门口动静的紧张感里很刺激地来了一张,发布后的几分钟,李易峰在微信里给他发感叹号:“陈伟霆你变态啊!”

 

陈伟霆收起手机,满足地笑出声。他突然想起来43天前那晚,李易峰很郑重地和他说,为了感谢招待火锅,他也要送陈伟霆一样东西。他问是什么,李易峰从裤袋里掏了个盒子出来,叫他摊开手掌,扭捏了一下迅速塞进去合上就跑了。陈伟霆打开一看就笑了,随后大步走进浴室,把衣服脱了一半的李易峰扛出来,扔进了被子里。

 

开始期待下一次见面了。陈伟霆穿上鞋,戴了帽子口罩往外走。


没有说晚安不是还有早安吗?错过还有机会可以补救,起伏的两个人的生活永远不会结束的话,他就觉得这真是一件最好的好事情。

 

陈伟霆这样想着,自己走出酒店门口,后面助理也跟上来,粉丝站在两边对他说早安。又是一个普通的,流水的,一起走着的日子,开始了。

 

 

Fin.

 


“若有 一个他 多过一个他 结伴同行吧

一个他 多过一个他 结伴同行吧 一起声沙

一个他 多过一个他 储备能量为愿望说话

我有你在 所以我不怕”


评论(32)
热度(197)
 
© 舟渡/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