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渡  
你可以陪我吗?

[rps]那天你问我想在这多久呢

他不紧不松,我愿意跟着走。

- - - - -


那天你问我想在这多久呢

 

by舟渡



下飞机的时候,东京的太阳刚好在落下前与我碰上,李易峰站在机场门外的对街等着我,天气很晴朗。

 

这是一次相约后隔了太久的旅行,为了等到“不忙的时候”,我们两个都更忙了好一阵。大概在不到两年前,参加颁奖典礼时李易峰被问过,他同我一说,两个人都有些感慨,因为就在那半年前我们满脑子都还是自己如果不忙的担忧。

 

还不忙时我去过成都吃他家自制的辣酱,李易峰也跟着我飘过海去山上的别墅逗狗,出海滑水游泳。再往后那样的日子变得分外难得。可能人总想得到难得的东西吧,我们两个总有一搭没一搭地计划着,好像真能有一天说飞就飞,说走就走似的。

 

我想着去方便些的地方,他冒险因子作祟,有时和我念叨早些年去美国的自驾游,我嘲笑他是不是差一部公路片没拍。地图看过一遍,大大小小的地方也考虑了一些,我想着这些事情先自己缩小一遍范围,等最后做了决定,再去问他愿不愿意。这也是我跟李易峰相处很久之后摸索出来的方式,他能够也乐于接受别人在某些方面替他做出一些抉择。

 

前段时间我们见面,我把决定好的地点告诉了他。我推开门,非常直截了当地叫他:“峰峰,我们去日本吧!”本来,我猜他得问我怎么去那儿,为什么啊,我做好了准备要跟他勾勒了,可是李易峰犹豫都没有地就点了头,说:“好啊,什么时候?”

 

我有些惊讶,他太爽快了,好像旅行这件事情突然加了速似的,连机票都没定,我却觉得已经成功了一半。我拉过他的手,略显兴奋地把脸贴在他脖子旁边,李易峰推了我一下,用的是不绝对的力气,没推开后抬手摸了摸我的鬓角。前几天我才理过头发,鬓角剃得短极了,我觉得很酷,但看他反应似乎并不那么觉得。

 

“你怎么答应得这么快,也不问问我为什么?”我说,有点埋怨的意味,“我都提前准备攻略了,浪费了沃。”

 

“攻略哪有什么浪不浪费的,你这是在撒娇么……”李易峰不以为意地挑了下眉毛,“你知道你说去哪,我就肯定跟着走了。”

 

他说得理所当然,我心里却是一动,抬起脸逗他:“你就负责享受?”

 

“什么意思啊。”他板了下脸,“你不享受?”

 

我笑着回道:“享受啊。”这话并非作假。因为其实我们都明白去哪里,做什么,倒真的没有那么十比十百分百的重要。可能我那个短短鬓角也是这样的道理,李易峰不觉得它多么酷,但照样摸得很愉快。

 

-

 

这次旅行,其实并非纯粹两人,我给team放了假,齐齐整整地来了。李易峰没对我表露出不满意,他和他们的关系处得向来礼貌也热络,那些人也心里有数,逛街走路隔得远远,除了开个叫李易峰面皮一薄的玩笑之外并不来打扰我们二人世界。尽管如此我仍旧感到有些愧疚。我伸过手去牵住了他的,李易峰很顺从。

 

于是我得寸进尺了。我捏了捏李易峰的掌心,他扭过头来看我,我飞快地凑过去亲了一下他的嘴巴。

 

李易峰动作也很快啊,往四周看了一圈,我知道我的淘气又饶过一劫。“要不要拍个照啊,我们?”我提议道,他问怎么拍,我反手指了下身后,在他耳边狡黠地小声说,“拍完了我们就溜走。”

 

在原宿的街头我跟李易峰私奔了。

 

我俩手扯着手,像对平均年龄不过十岁的孩子一样狂奔到呼吸困难。到后来李易峰胸口起伏地把我甩开了,靠着玻璃窗喘气。

 

“跑很快之后不要马上停下来啊。”我拽着他的小臂,李易峰像个幽灵一样跟着我走,好像没有灵魂似的。“我要累死了。”李易峰说,“我不跟你玩了。”

 

“不行,我要跟你玩。”我冲他噘了下嘴,李易峰嫌弃地扭开脸。我受伤地拉着他又走了一个路口,感觉有只手悄悄从身后贴过来,把我的腰给环住了。

 

我忍不住笑了笑,侧头问他:“走得动吗?”李易峰瞪了我一眼。我把他圈住,抱离地面,说:“要不要我抱你?”李易峰的回答是屈手敲了我的头。

 

真是凶。我半真半假地吃痛,心里还是觉得好可爱。李易峰之前说我的滤镜有几十米厚——我就势揽住他的腰,把李易峰吻得弯了个弧度——刚刚应该……已经过了三位数。

 

-

 

李易峰和我对吃都很重视,总结一下的话,大概是不能没有火锅和茶餐厅的人。我现在还好一些,他倒是完全没改变,反而变本加厉,把我也往火锅的路上拐带得一去不返。

 

这次到日本,除开之前已经探过路的生蚝店之外,我是有认真考虑过要不要带他去吃火锅的,但没想到的是李易峰自己把提议给否决了。

 

“都来日本了,吃点特色。”李易峰挽着我手臂。

 

我像任何一个被恋人用“随便”打回去的男朋友一样挠了挠头,最后决定道:“那……吃拉面?”

 

李易峰没有反对,想了会儿对我报了店名。“那家要排队,好长的。”我被他拖着走了两步,迈开腿跟上来,“你等得了呀,别又胃疼。”

 

李易峰浑不在意,真是皇上不急。我摇摇头,陪他站在队里,李易峰玩着手机,我凑过去发现他在翻相册。他翻到昨天中午吃饭时,我拿他手机拍的一张照片,照片里我们俩都睡眼惺忪,戴着黑色鸭舌帽并排坐着,他放松地看着镜头,而我把自己的大小眼拍得明显极了。

 

他将手指按在屏幕上稍微滑动,那张照片晃了晃又回来。李易峰嘀咕道:“天天拉面。”

 

我听到了,斜睨了他一眼,李易峰脸上一点不开心的表情也没有。我从包里翻出了两块樱花酥,递给他。李易峰毫不客气地拿走了一块。

 

李易峰吃拉面的时候不加辣,我对这件事是很有些震惊的。起初相识,我觉得他是无辣不欢。

 

那时横店天气炎热似蒸笼,晚上稍好,仍然湿潮闷热。我们关系刚从一般般变得好一点。李易峰拉我入伙的方式之一大概是一起吃火锅,我在他的推荐下尝试了,现在想来非常不识好歹。李易峰吃得嘴巴红红,我眼圈也红了,两个人一起脸红红地走回去,安静的深夜路边忽然响起蛙声,我吓得跳脚,李易峰在后面歪着身子大笑。

 

现在李易峰告诉我,他要享受原汁原味了。我竟然觉得这也是符合他的。我以前就发现我们两个人很像,有时候简直一样。我们都能做一些适当的退让,结果不一定完美,但总不会是差的。

 

-

 

凌晨时分我带李易峰去了酒吧。

 

李易峰性格里有酷戾的成分,然而同我比起来仍是十足的乖仔。我并不觉得自己把他带坏了,只希望他如果接受,可以乐在其中。酒吧是个适合放纵的地方,放纵不等于完全没有束缚,至少我和李易峰可以把缰绳松一松。

 

他对疯狂式的跳舞兴趣不大,坐在吧台边小口啜酒。我一边在舞池撒欢,一边将他妥帖地安置在我的余光里。

 

过了不久,李易峰忽然放下酒杯,转身离开。我略微吃惊,没有多想,挤出人群跟了过去。李易峰还没让我说话,整个人就贴靠在身上,我蹙了下眉。

 

“怎么了峰峰?”我问他。他在我怀里,小声又果然:“没事,让我抱一下。”

 

我没有再说话,安安静静地回抱住了他。

 

喧闹声浪翻滚着涌进无人角落,酒吧像一瓶被摇晃得咕嘟起沫的酒。李易峰是酒中透明气泡,缓缓上升,安静的,也是最温柔。

 

现在我抱着他。那么我也是了。

 

我没由来地想起刚到日本的时候,李易峰站在机场门外的对街等着我。

 

东京黄昏。粉橙晚霞下,李易峰问我:“你想在这多久呢?”

 

“什么?”我有些莫名其妙。

 

他笑了笑,眼睛弯弯。“没事啊,只是前天我从这里出来,粉丝问了我这个问题。”

 

“那你怎么说?”

 

“我说——”李易峰挑了下眉,“不告诉你。”他朝我伸出手,我便牵住。

 

我忽然对那个莫名其妙的想法有了解答——其实李易峰也是牵着我缰绳的人。他不紧不松,我愿意跟着走。

 



fin.

 

又到这一天啦,对它的到来,心情有点复杂。半夜的时候也说过,是温柔狂欢,所以既快乐又想哭,对于自己还陷在里面这件事觉得庆幸神奇。看到那么多人和我一样,认真也长情,非常非常地开心。

今年也依然有仪式感地写了这篇文,是纪念也是祝福。常常有人说我的文字温柔,这是让我最开心的评价之一了,我觉得自己要感谢陈伟霆和李易峰,给了我温柔的机会。

最后,纪念日快乐。


评论(25)
热度(176)
 
© 舟渡/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