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渡  
你可以陪我吗?

【峰峰生日快乐|RPS|密友与情人】情人

my七七的文! @阿星七 

”而是情人。

   将要共度一生的情人。“

#霆峰#

*陈伟霆视角 *RPS *私梗有

                                                     情人

陈伟霆在香港国际机场候机,正是在五一节期间,熙熙攘攘的都是人。

他摸着手机边,冰凉的金属外壳,因为他反反复复的触摸而变得温热起来。

他想起上一次坐在这里是和李易峰一起。他带他去见了妈妈,还一起吃了晚餐。妈妈喜欢李易峰喜欢得不得了,一直说,“阿B在内地多亏阿峰照顾,到了香港,阿B要带阿峰好好玩。”

到要走的时候,妈妈拉着李易峰的手说着话,从客厅说到小区门口,最后送他上车,叮嘱道,阿B下次再带阿峰来家里玩。李易峰不是第一次和他一起来香港,但妈妈每次都会这样讲。

他笑道,知道啦。然后揽过妈妈亲了亲,挥手算作告别。

他也记得第一次向家里人介绍李易峰,说,“这是我在内地特别好的好兄弟。”他连用了两个好,大概是真的非常要好。

那次是他第一次带李易峰去滑水,玩了一个下午,但李易峰就此着了迷,一提到香港就想去滑水,对媒体也照说不误。

李易峰说起这些就很是高兴,眼睛里亮亮的,他也就莫名地骄傲,看着采访视频,给李易峰打电话有些眉飞色舞起来,“带你去滑水呀!”

他这样没边地想着,手机忽然振动起来,微信里有一条未读语音。他把音量开到最小,点开语音,把手机贴在耳边。对方的声音传过来了,也小小的,像小猫的爪子挠着他的心。

“你什么时候回来呀?”

他听了几遍,也用语音给他回复,“在机场了,七点五十的飞机,到北京要很迟了。”

李易峰过了一会才回复,声音有点抱怨,“你那边好吵呀,我听了好几遍才听懂。”

陈伟霆想象着他听语音的样子忍不住想笑,安抚道,“你早点睡,我今晚回去检查尾巴有没有长出来。”

李易峰一连发了好几个感叹号过来,任凭他说什么都不回了,他闭着眼都能想得出对方脸红的样子。

广播里用粤语通知登机,又重复了一遍国语和英语,他坐着把每种语言都听了两遍,然后拖着行李箱边走边发文字,“我出发啦。”

李易峰很快就回了一条语音,声音更加软,“今天是大飞机还是小飞机呀?”

他脸上的笑藏也藏不住,一下子就想起了他曾经反反复复看过的接机视频,凑着手机低声笑道,“是大飞机。”李易峰显然是开心了,发来一颗红心,他回了几个亲亲,然后退了界面。

他不习惯在飞机上玩电子产品,多半是睡觉,或者塞耳机听歌。他点了列表里随机播放,抱着手打算用睡觉来打发时间。

耳机里悠悠地唱着歌,他眼前是一帧一帧的画面,不可抑制地想起了李易峰唱歌的时候认真的模样。他翻过评论,大抵都称赞李易峰唱歌极用心,每首歌都投入自己百分百的情感。

他也最喜欢看李易峰唱歌,站在舞台中间,独独一束光,映着他过分好看的脸。他觉得李易峰为了舞台而生,他不能离开舞台,就像自己不能离开他一样。

如果没有那个夏天,他还在香港的土地上摸爬滚打,没有遇见过手握焚寂的百里屠苏,没有遇见过小少爷宁致远。

他因为这些而结识了李易峰,他不知道成名是不是好的事,但能够遇见李易峰,是再好不过的事了。

耳机里放着《情人》。他听着那句“是缘是情是童真还是意外,有泪有罪有付出还有忍耐”伸手把帽子拉低,好遮盖住脸。


再醒过来天已经黑透,飞机也快要降落在机场。

他下了飞机,望了望落地玻璃外的天。天气很好,星星和月亮都明晃晃地挂在天上,闪着可爱而灵动的光。他有的时候觉得李易峰的眼睛也是这样的,明亮又温柔。

路上他没给李易峰发消息,坐在车后座听歌,反反复复循环着一首歌。他看着北京的灯火通明,想到上个生日时自己的失约。李易峰向来不把情绪外露,但那次他眼里的失望, 自己看的清清楚楚。



他拖着行李箱站在门口,曲起手指叩了叩。里面咔哒一声,接着一只毛茸茸的脑袋探出来,眨着眼睛看着他。

他往后退了退,好让门全部打开。他刚进门李易峰踩着拖鞋就扑过来,紧紧地抱着他的肩膀。他重心不稳地往后退了退,伸手抱了抱他,然后摘下一只耳机给他戴上。

“乖了,生日快乐。”

李易峰磕在他肩膀上听了一会,小小地惊呼了一声,“是《情人》!”

“是,生日快乐,情人。”


他希望未来有一天,他能够有勇气带着李易峰回到香港,牵着他的手,介绍不再是“特别好的好兄弟”。

而是情人。

将要共度一生的情人。

FIN.

我们互相发!

评论(16)
热度(308)
  1. 阿星七舟渡 转载了此文字
    我们这样好无聊沃 【盯 嘿嘿嘿 舟渡:
 
© 舟渡/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