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渡  
你可以陪我吗?

[RPS/密友与情人]密友 end

你愿意跟我走吗❤

阿星七:

my舟舟的文! @舟渡 

    

    

峰峰生贺 

    

    

“一辈子都放不过的手。

    

    

   和他的密友。”

    

    

    

 #霆峰#

    

*李易峰视角 *RPS *私梗有

    

    

                                                      密友

    

    

连一扇窗都关不住的 全是诱惑//

    

    

         李易峰离开横店的那晚失了眠。

    

    

         像一只疯狂的陀螺连轴转起大堆的工作,终于杀青的时候,瘫倒喘息,居然觉得空虚。

    

    

         他闭上眼睛,想起很多事情。

    

    

         他想起陈伟霆突兀的来到,他倚在门上,朝他伸手,朝他微笑,他们靠在一起,什么都不说,只是拥抱。

    

    

         他埋进陈伟霆深邃的肩窝里,唇瓣贴住他刺青,而颈后有手指修长,将他长长的头发温柔抚过,一绺一绺缠起来,分也分不开。

    

    

         他想起所谓的阿尔卑斯山和他那顶黑色的圆礼帽,陈伟霆把他冰凉的脚抱进怀里,他们望着,望着,就吻过去。

    

    

         那时欧洲的天气真冷,落地窗里涌进呼啦啦的凉风,可是阳光总会洒满雪上,卷走所有冷冽的风霜。

    

    

         陈伟霆说。

    

    

         他都记得。

    

    

         记得镜头里他眼睛发亮,记得身后一片白雪茫茫。

    

    

         他想起那个笨蛋龇牙咧嘴冰敷着脚,一边还摇头晃脑冲他傻笑。他一甩手从休息室里跑出来,躲在保姆车后面偷偷看,看陈伟霆咬着牙开拍,十指连心揪到泛了白。

    

    

         还有那个夜晚,陈伟霆拉他到怀里,两个人面对面,他问自己,要不要一起回香港看妈妈。

    

    

    

         李易峰揉揉眼睛。

    

    

         想的。

    

    

         想的。

    

    

         他很害怕。

    

    

    

    

凭几句幻想就能写满 一页快活//

    

    

         失眠的时候,李易峰的手就摸到枕下去。那里放着他的手机。

    

    

         花白的屏幕被分割成无数条格,他一个一个点下去,陈伟霆的声音像溪水,汩汩流进耳朵里。

    

    

         他的调笑,他的呼吸,他给他唱自己的歌曲,说蹩脚的绕口令,很多个深夜里,他被包裹进这样的声音,沉沉睡去。

    

    

         梦里有陈伟霆。

    

    

    

         他做过很多关于陈伟霆的梦,深夜,白天。

    

    

         他们也一起做梦,在还没有红起来的日子里。

    

    

         他们面对面坐着,说话,又或者不说。

    

    

         “威廉哥,你说,我们会火吗?”李易峰问他。

    

    

         “会的。”他笃定地回答。

    

    

         他们一起做梦,梦就成了真。

    

    

         后来,他们真的火了,活到再也没有一个可以坐在星巴克里聊上几杯咖啡的下午,也没能再去搂一搂横店湖边那棵青葱的树。

    

    

         可还是会幻想,幻想一起去旅行,逗南极的企鹅,追冰岛的极光,飞去尼亚加拉看瀑布,到大堡礁潜水看珊瑚。

    

    

         可以光明正大扯着手走,演唱会上合唱同一首曲目,又或者搭一班飞机,坐同一辆车,被识得拍照,不必再闪躲。

    

    

         他们一起做梦,幻想也觉得快活。

    

    

         梦就成了真呢。

    

    

    

    

拥抱着爱给你的错觉 那么生动//

    

    

         李易峰坐在车子里,看手机屏幕上标注的日期,29岁的第一天,很快也就要过去。

    

    

         窗子格开暗影斑驳,霓虹自顾自地闪烁。

    

    

         已经是一起过的第三个生日了。

    

    

         第一个,他咧着嘴角叫他威廉锅,陈伟霆的普通话还那么差,除了夸赞一句蛋糕似乎也说不出别的话。

    

    

         陈伟霆没有说,他就没有问。

    

    

         他们心照不宣,笃定一切的心动都并非错觉。

    

    

    

         第二个,他已经叫他滚了。

    

         

    

         陈伟霆是个流氓,李易峰红着脸想。

    

    

         那也没有办法,他就是喜欢这个流氓,攥在手里,就不想放。

    

    

    

         第三个。

    

    

         李易峰推开车门,手机暗下去,被他揣进口袋里。

    

    

         陈伟霆走过来拉他的手,他就靠过去,低头看见地上的影子,重重叠叠,明明灭灭。

    

    

        电梯里很黑,他们一直扯着手,陈伟霆转过头。

    

        

    

         “别怕。”

    

    

         李易峰说,“我不怕。”

    

    

         “其实,你也可以害怕的。”他凑过来,低低地说,“那样我就可以亲你啦。”

    

    

         李易峰怔然,不由得抿起嘴角,笑出声来,手掌贴住他温热的腰侧。

    

    

         “那怎么办,我突然,好害怕呀。”

    

    

    

    

舍不得夜深人静放过 一个密友//

    

    

         电梯里黑漆漆的,陈伟霆的额头抵上他的,他就知道,他在看着。

    

    

         好像有温柔的月光投过来,游移逡巡,如同幽蓝海水,叫他任凭泡浸,一寸一寸舒展开。

    

    

         这样就很好了,他突然想。

    

    

         两个人,一个吻。

    

    

         一辈子都放不过的手。

    

    

         和他的密友。

    

    

    

FIN.

    

    

    

我们互相发!

    

  


评论(2)
热度(263)
  1. 舟渡阿星七 转载了此文字
    你愿意跟我走吗❤ 阿星七:
 
© 舟渡/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