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渡  
你可以陪我吗?

[rps]永动

祝峰峰出道九周年快乐

“你真的是太好了。”

-----

永动

 

 

01.

 

纪念品店里很挤,李易峰站在一排货架前,同一圈叽叽喳喳的少女隔有几米的距离。他隐约听见有人阻拦有人问能不能拍,帽檐压了压,反而自己掏出手机来。

 

他点开微信,耐心地看了几秒星球,强迫症发作先点完免打扰的小红点才打开置顶,发过去一句:“在不在?”发完自己也觉得没必要,他看一眼时间,对比之前料想那边应该还在拍。索性撤回打算直接发照片,相机画面刚打开,上方竟突然有微信消息跳出来。

 

陈伟霆问他:“撤回什么啦?”

 

“你怎么秒回啊。”李易峰有点惊讶,“没在拍吗?”

 

“提前休息啦。”紧接着又发来一句,“一打开手机就看见你。”

 

李易峰忍不住笑了笑,周围立刻响起压抑尖叫,他退后了一步,举起手机给一整面的纪念品拍照。拍完发过去问,刻意用霸道总裁的语气:“喜欢哪个?喜欢就和我说。”

 

“哇,是不是给我啊?”

 

“是啊。”

 

“是不是喜欢哪个都给啊?”

 

“是啊。”

 

李易峰还等着回肯定,那边突然甩过一张图,他看了一眼,心虚般立马盖住。旁边保镖适时地提醒时间,他捂着手机忍住笑,小幅度扭头,连说了几声好。

 

图是很久前拍的。那年夏天陈伟霆拍板做主带他游香港,除了后来被津津乐道的滑水,迪士尼自然也要去,陈伟霆认认真真准备好口罩,帽子规矩地正戴着,完全不同于内地刻意耍帅的造型。

 

那时候两个人都不大有名气,对于被跟拍被认出来这种事情理应不用太担心,两个人走在迪士尼里,李易峰随口开玩笑,陈伟霆错一步走在前面,十分平常地回一句:“怕香港媒体。”

 

他怔愣,垂头看见陈伟霆投下来的,细瘦的黑影。

 

他张了张口,他不知道该回一句什么,几秒过后他跨过黑影,走上前去,揽住了陈伟霆的手臂。

 

他们并肩走着,陈伟霆执意要给李易峰戴上米老鼠的发箍,戴上仍不满足,揽过他肩膀自拍给他看。李易峰挣脱不得,气得掐他腰后的肉。

 

照片里他瞪着一双黑亮的眼睛,耳边发箍紧紧贴着陈伟霆发下的头皮。按下键的瞬间,陈伟霆飞快扭头,吻住他侧脸。

 

李易峰解锁屏幕,指尖捏着米老鼠的耳朵揉搓。

 

陈伟霆说:“喜欢这个。”

 

 

 

02.

 

李易峰发现自己常常在某个时刻突然想起从前。

 

比如他随手固定一下总也不掉的绒线帽,会想起陈伟霆偷偷在他背后伸手,出其不意揪住帽子尖。比如他高举双手坐过山车,落地捡起偶像包袱的时候会想起陈伟霆拉着他跑去出口,兴高采烈地问有没有抓拍的画面。

 

他偶尔会在被拍时做出下意识反应,例如早上出电梯迅速交错手臂挡脸,多数时候是十分配合的,拍青云志时也曾对着花絮摄像机各种挤眉弄眼。陈伟霆就不一样,他好像从来不会躲,李易峰就总是偷拍他。他拍他刷微博时突然笑出一口白牙,也拍他喝醉酒后控制不住要跳起来的舞步,屏幕里灯光昏暗,陈伟霆跳着跳着,猝不及防就凑过来。

 

李易峰的心脏猛跳一下,很快拥有了同画面里一样的,潮红的脸颊。

 

陈伟霆去法国看秀前有专门和他说,其实不说他也知道,微博铺天盖地都是他握着酒杯和各种名人的合照。李易峰正点开放大,那边竟突然打来越洋电话。他惊讶地接起来,听见陈伟霆夹杂兴奋,比平常更磁性的声音。陈伟霆絮絮叨叨和他说了一堆有的没的,李易峰一一回应着,觉得他应该是又喝多了。

 

通话很久后陈伟霆突然用上严肃语气,叫他姓名。

 

李易峰嗯了一声,问他怎么。陈伟霆说:“我在巴黎,你知道吗?”

 

他一愣:“我知道啊。”

 

陈伟霆十分正经:“你不知道。”

 

李易峰说:“我怎么不知道。”

 

陈伟霆十二分正经:“你就是不知道。”

 

他忍不住笑出来,像哄一个执拗的小孩。

 

“好好好,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我在巴黎。”陈伟霆低低地说。

 

“我好想你。”

 

突然沉默,李易峰听着电波里他浅浅的鼻音,感觉到自己突然间如擂鼓般的心跳。

 

“好好好,我不知道。”

 

他猜不出他是醉还是清醒,就像很久前那档玩游戏罚酒的节目上,他意识到被陈伟霆一直紧盯,以及随之而来揽住他肩膀,有很大力气的手臂。

 

但他们也都知道。

 

我好想你。

 

我好喜欢你。

 

深信不疑。

 

 

 

03.

 

他有一种要和陈伟霆比个高下的想法。

 

起初在横店一起健身,过了一段时间就心不甘情不愿地放弃比拼,反倒是陈伟霆,一边给他拉伸,一边还用着不甚流利的港普给他鼓励。李易峰痛得哼叫,又觉得这样实在丢脸,叫就都压在喉咙里,像只被揉捏下巴的猫咪。动作突然暂停,陈伟霆侧过身子,用手肘撑住了地。

 

他放松了瘫着,戳戳陈伟霆腰侧。

 

陈伟霆敏感地一缩,却不看他,半张脸贴在膝盖。

 

“怎么了你?”

 

陈伟霆摇摇头示意没问题,李易峰却听见仿佛比刚刚推举时,更粗重的呼吸。

 

后来他隐约猜测,再后来他懂了,惊慌又欣喜,纠结于这段仿佛不真实的感情。

 

后来的后来,他们在一起。

 

他们还是要比,上节目时并排俯卧撑,李易峰咬着牙努力最后还是不行,陈伟霆赢了还要逗他,故意缩手让他拿不到东西。李易峰抻着身子去抢,陈伟霆变得离他很近,手上动作不停,惹他生气,其实很想吻上去。

 

他们也比演技,陈伟霆有眼干症,他知道,但回看古剑哭戏仍觉得十分到位又得体。画面里陵越独自坐在花下桌前,眼眶里流出一滴泪,只是一滴,缓慢地顺着脸颊滑下去。

 

他感动得竟然鼻酸,翻身抱住身边人。

 

“师兄。”他把脑袋埋到怀里,“我不会再离开你。”

 

陈伟霆说好,然后抱他更紧。

 

一起上节目,陈伟霆问他:“你可以陪我吗?”明明只是演戏,他却像听出更深含义。抱在一起时被所有人打趣,他才觉得不好意思,松手时揩一下眼角,被眼尖的陈伟霆看到。

 

后来下台,陈伟霆说:“刚刚你也哭了哎。”

 

李易峰没说话,听见他接着说:“演得真好。”

 

他揉揉眼睛:“你也是。”顿了顿又问,“你是演的吗?”

 

“那你是吗?”陈伟霆扭头看他。

 

“不是。”他说。

 

陈伟霆笑起来:“我和你一样。”

 

都是真的。

 

就像他攥紧麦克风,说:“可以啊。”

 

仿佛连后半生,都给出一个回答。

 

 

 

04.

 

李易峰偶尔会翻看自己刚出道的演出视频,穿着跳脱的衣服舞得起劲,模糊画质如今看来恍若隔世。青葱岁月仿佛隔得很久远,被祝出道几周年快乐时又觉得像在不久之前。他看陈伟霆生日场的演唱会,听他哽咽着讲出那段话,觉得特别有感触。后来陈伟霆不好意思地问他是不是有点傻,他很认真地说没有,其实不是在安慰他,是他自己,自己也是这样的。

 

短暂消失后的第一条微博,他直接又胆大地发出那些话,注意保暖和休息,别胡思乱想,说的都是很想同他说的话。陈伟霆有时喜欢胡思乱想,但想一想,他自己好像也是一样。

 

初识不久,他拍古剑被刮伤耳后,抿着唇坐在那里接受紧急处理,那时候他们还不太熟,陈伟霆快步走过来打量,他多少觉得惊讶,没明白这位不太熟的师兄,眉头怎么会那样皱。

 

陈伟霆十分认真地同他说:“你真的是太好了。”

 

后来他们相熟,聊天聊地,聊很久很久。

 

陈伟霆一一听完他几年来的事迹,拍拍他肩膀,说:“你真的是太好了。”

 

李易峰参加完心理罪的发布会,又赶着接受天涯的访谈,忙碌一天莫名其妙到了夜晚,陈伟霆发来微信,少有的休息时间也被用来看微博上关于他的视频整理。

 

采访不乏刁钻问题,他看在眼里也不免为李易峰捏一把汗,屏幕里那个人坦坦荡荡回答完,得意地比一个剪刀手,他一颗心也仿佛被揪紧,又柔柔地松懈了。

 

陈伟霆比他自己还要得意:“你真的是太好了。”

 

他一直这样说,李易峰也没有反驳,原样送回去夸赞陈伟霆。他们都觉得彼此好,你更好你最好,你来我往,能有很久的,开玩笑的吵闹。

 

 

 

05.

 

把玩纪念品时李易峰又突然想起那一次的迪士尼,他被陈伟霆的吻震惊到不能言语。他瞪着他,陈伟霆抿出一个酒窝,按灭了手机。

 

那是第一次,他们接吻。

 

那时是香港的黄昏,他头上的米老鼠发箍歪掉了,又滑下来,陈伟霆空出一只手,扶着耳朵。

 

他闭上眼睛陷进去,眼前是最后看见的一片火烧云,无际无边。

 

 

 

06.

 

时间过得太快,有时候甚至会生出一种难以把握的惶恐。他们不是神,抓不住时间,掌控不了世界,但还好,都是被时间,被世界,也被彼此偏爱的人。

 

有热忱,有勇气,有水涨船高的深情,安放在胸腔里,汇成一颗怦怦而跳的,永动的心。

 

 

 

Fin.

评论(52)
热度(427)
  1. 凌无妖舟渡 转载了此文字
 
© 舟渡/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