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渡  
你可以陪我吗?

[rps]任意门

任意门

 

 

01.

 

深圳的凌晨并不是太冷,李易峰从侧面下台,礼花碎片夹在西服的领口,抖一抖就落下来。他一边走一边解开两颗纽扣,穿过长长走廊,车早就等在门口,他钻进去关门坐定,隔绝了吹过来的风。

 

车里的灯开得很暗,李易峰半闭上眼睛,本以为会困,却奇怪地清醒。他知道陈伟霆那边也结束了,没等多久,果然收到已经上船的信息。过些时候陈伟霆打来电话,应该是安顿好了,咕嘟咕嘟喝着水,囫囵又热烈地说着什么。

 

“你慢点喝。”李易峰说。

 

那边立刻传来非常做作的大咳。

 

他很快被逗笑了,叱了一声,换来陈伟霆更加活泼的笑声。

 

“别笑了你。”李易峰问,“不累啊?”

 

“不累啊。”陈伟霆笑嘻嘻地说,“想到要见你就不累了。”

 

李易峰忍不住翘起嘴角:“就你会说话。”

 

陈伟霆转而问他大概什么时候能到,他反问回去,听见电话那边窸窸窣窣的。“哇,这么晚哦!”陈伟霆夸张地大叫,又带着一种仿佛要溢出听筒的生无可恋来回答,“要四点多哦……”

 

“好啦,我跟你差不多。”李易峰好心安慰他,说了几句,后知后觉发现那边人没了。他捧着手机等了一会儿,竟突然收到一张陈伟霆拍的照。

 

那是一张船票。

 

黝黑的夜里,船票被笼进暖黄的光晕。陈伟霆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喘,但又压得很低。

 

“如果我有一张船票,你会跟我走吗?”

 

疾驰而去的夜里他听见海浪与风,混着陈伟霆的呼吸声,浪潮一般拍动。

 

他回答他:“好啊。”

 

 

 

02.

 

李易峰有时候会想,时间真的过得太快了。

 

他总是会想起从前的许多事情,多半是在横店里,那时候他们很容易见到,又岂止是容易,简直天天在一起。李易峰曾经半开玩笑地问过陈伟霆:“我们这样算不算每天都在一起?腻不腻?”

 

 “哇,没有吧!” 陈伟霆很夸张地反驳。

 

他若有所思地哦了一声,也不知道陈伟霆回答的究竟是哪个。后来他就渐渐习惯了猜测,猜测陈伟霆的语气,猜测陈伟霆的表情,那种感觉有点像是在揣摩一场演得很棒的戏,他很想弄清楚这个人物的心理,但陈伟霆太高明。

 

他不知道是不是每一场暗恋都会有这样澎湃的心情,但幸好澎湃过后还有不算短暂的风平浪静。他们一起宣传,在各种节目里,彼此的采访至少有一半与对方相关。他们毫不吝啬地把很多时间和精力用在回答这种问题,尽管那时基本大同小异,但只要听见对方姓名,总会露出笑来,乐此不疲。

 

他们都知道少不了要遇到挫折,陈伟霆曾经说,遇到什么事情就打给陈伟霆吧,李易峰牢牢地记在心里,在某些时候用这句话作为拯救自己的理由。

 

李易峰自己也说,他是属于悲观主义的。他的悲观主义让他在面对事情的时候都先想到最坏的结果,他的担心顾虑比平常人要多得多。但陈伟霆又是乐观的,并不是盲目,而是在他快要陷入死循环的时候,忽然间将他拉住。

 

发生那件事后李易峰很沉着,可以说他已经做好了一切他能做的,可是当他终于松懈下来,一瞬间又觉得周身发冷,全世界都变得灰白。

 

他在深夜里打电话给陈伟霆,周围是那样的安静,他能听清陈伟霆每一次细小的呼吸。

 

李易峰很冷静地说:“我是不是完了。”

 

“没有,没有。”陈伟霆说,“会好的。”

 

怎么会呢,他想,却是真的,陈伟霆说会好的,他就真的这样觉得了。

 

“我想见你。”李易峰难得露出不加掩饰的脆弱,“我现在就想见你。”

 

陈伟霆哄他,什么都答应他。多傻啊,凌晨的时候开视频通话。

 

他听着陈伟霆浅浅的鼻音,看着他的眼睛,有种不真实的,叫人落泪的神奇。

 

 

 

03.

 

有很长一段时间他几乎快要忘记有多久没同陈伟霆不顾一切地见一次面,陈伟霆安慰他,说现在赚的钱以后都拿来环游世界。师兄同师弟的承诺仿佛遥远,又像在昨天。

 

他们很忙,但他们没忘。所以后来加班加点,无论怎样也要挤出空闲。飞去日本也不算心血来潮,李易峰如同普通人排一条长长的队,陈伟霆站在他手边,查好行程后抻一个懒腰,旁若无人揽住他的肩。

 

在那一刻李易峰突然无比地心满意足——时间不等人,世界也在变,但幸好他还有陈伟霆,陪他一起吃一碗不放辣椒的拉面。

 

 

 

04.

 

昏昏沉沉间李易峰想了很多,到酒店门口被叫醒才发现自己已经睡着了,他打起精神去找父母说了几句话,进房间给陈伟霆发了微信,定好闹钟就钻进被子里。

 

醒来发现陈伟霆拿上来的生日和新年礼,他大概看了看,拖着陈伟霆一起送到父母房间去。再出来便理所应当掏房卡,结果竟然被拦,陈伟霆晃晃手上套着的车钥匙:“走,下楼带你兜风。”

 

李易峰诧异地看着他,陈伟霆看一眼表:“只剩三小时了。”他意味深长地挑挑眉,说:“来不及的。”

 

“……滚。”

 

陈伟霆大笑,揽过李易峰往楼下走,推他进新买的跑车。“其实是想和你说说话。”他握紧方向盘,目不转睛地说,“太想你了。”

 

他们把车停在无人的地方,贴在一起说话。李易峰打趣他竟然不知道陈伟霆还可以这么单纯,结果马上被陈伟霆搂起来,接了一个绵长的吻。

 

陈伟霆问他有没有去支持新电影,等待意料之中的,李易峰对某些镜头的反应。结果李易峰靠着他,叹息般感慨一句:“好羡慕漆拉啊。”

 

陈伟霆有点懵,难道不应该是神音或者特蕾娅?

 

他好奇地问:“为什么啊?”

 

“因为他可以任意穿梭时空啊,制造一个棋子,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李易峰侧头看他,露出认真表情,“要是我也可以就好了,就像有一个任意门。”

 

“想去见你,就去见你。”

 

 

 

05.

 

他们连话也不说,就这样静静地靠着。陈伟霆扭过头,李易峰躺在他肩膀,已经快要睡着了。

 

他撑着身子,小心翼翼拿出手机,屏幕里他们亲密地靠在一起,陈伟霆暗暗拍下合影,心里装满了沉默的温情。

 

那一刻仿佛有一波温柔而无声的浪潮顷刻袭来,冲破了那扇门,终于打开。

 

 

 

End.

写了很久 不知所云 特别不在状态 虽然不满意但还是先发了出来

新年快乐 希望你们喜欢

 

评论(59)
热度(350)
 
© 舟渡/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