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渡  
你可以陪我吗?

[rps]时间海

文力不足 感谢支持与包容 贺文奉上 祝新春快乐💕

-----

时间海

 

01.

 

李易峰一直觉得,时间真的是很神奇的东西。

 

他常常会去回忆从前,每当这时候,都会感叹时间。有些东西没办法留下,扔掉肉酱意饭与猪排饭的外卖盒,星巴克的一次性纸杯也被收走了,但很久后还能重述的第一面第一眼,连同面对面聊过的天,都会被他非常宝贝地收在心里,时不时地捧出来翻新。

 

他们没有特别地去规定恋爱纪念日,并肩,拥抱,牵手,接吻,好像都是理所当然的事。但总要有个日子和别的不同,他一件件回忆着,列出一串来交由陈伟霆抉择。陈伟霆仿佛确定什么似的慎重打勾,他凑过去看了一眼,原来是定了初次见面那一天。

 

陈伟霆并没有给出什么特别的理由,因为不必多说,这一天之于两人的意义他们都懂。尽管李易峰从不承认他和陈伟霆是一见钟情。他在访谈里说,大概是日久生情的感觉,但自己也无法忽略那时忽然一亮的眼睛和莫名其妙消失掉的洁癖。

 

当然他们也早过了要兴冲冲计划如何过纪念日的年龄,在旁人看来没特别的一天里,大概也就是会在连轴转的工作间隙拿起更多次手机,露出比平常还要温柔百倍的笑意。

 

他们都不擅长说谎,在各种方面上。

 

李易峰如果害羞无措都会忍不住摸眉毛,陈伟霆被撞到对视,更连眼神都懒得闪躲,但偏要互相较劲,你来我往里,猜测心意的煎熬都是苦涩的甜蜜。他们被绑在一起,半真半假,扑朔迷离,那是第一次,他们对娱乐圈的惯用手法感到如此幸运。

 

只要是以彼此为对象,好像一切都变得顺理成章。他们可以为自己找很多理由和借口,李易峰大方回应两个人是好兄弟,闹绯闻不担心也不尴尬,可是却又要紧接反问一句对吧,记者被问得发愣,他自己也说不出一句完全肯定的回答。

 

所以当然也不能责怪陈伟霆那样诚恳的人,采访里被问到某些问题也会掺杂私心。李易峰暗暗翻出来看,陈伟霆很坦然地坐在那里比划,说年轻人都是这样,亲嘴什么的玩很开啊。他心里翻滚如同沸水冒泡,再见面实在忍耐不了,装作无意问他亲过多少兄弟,陈伟霆急得舌头打结,脑子一热吼出一句,我就亲过你。

 

说的人和听的人都慢半拍才反应过来,李易峰张了张口,不知道要不要回答,该怎么回答,却突然想起那时候活色生香杀青,他们鬼迷心窍地搂在一起,借醉酒的名义把嘴唇凑上去。

 

他们离得那样近,他感受到陈伟霆鼻间呼出的热热的酒气,他紧张得不敢再动,不确定陈伟霆有没有深意,不确定这个玩笑开不开得起。

 

嘿,毕竟是好兄弟。

 

 

 

02.

 

他有时候真觉得陈伟霆特别傻,一脸认真和别人讲,李易峰在上海也没有什么朋友的,他听了都不知道该说什么,难不成要真的跟他说自己根本不是闲到没事做,才会拎着行李箱跑到上海,只为陪他工作。

 

见面会上也是一样,操着一口不甚流利的港普解释同他的感情,李易峰好心提醒这种事情越描越黑,陈伟霆却兴致满满,好像誓要分析出个一二三。

 

就像现在他站在那里,一脸理直气壮地讲,我就亲过你。

 

李易峰说:“你骗人。”

 

陈伟霆急了:“我没有啊!”

 

“你就是骗人。”

 

“我哪里骗人了?”陈伟霆大步跨过去,“你讲,我哪里骗你?”

 

李易峰好整以暇地坐着,双手扣在一起,规规矩矩地放在膝盖上,仰头看着陈伟霆。

 

陈伟霆有点凶地把手撑在他靠着的椅背上,他突然就想起那时他把自己环过去的手腕扣住,指尖抓得那样,那样的紧。

 

有一个瞬间,就这个瞬间,李易峰居然真的生出一种亲上去的冲动,就亲上去,什么都不在乎了。

 

“你骗人。”他凝视着陈伟霆,说。

 

“你还没亲过呢。”

 

 

 

03.

 

他们暗地里把手牵到一起,已经预感到即将要到来的风雨。

 

世界在变,他们摸不准大众的心思,只知道他们火了,李易峰开始有了接不完的通告,陈伟霆机场出关又躲回盥洗室里,接机的粉丝多到把他吓一跳。

 

成名的代价是极速减少的自主性,各自公司找谈话,或多或少地被提醒,好坏话都说尽。他们想不通怎么可以做到说捆绑就捆绑说解放就解放,上面像是撒了一张巨大的网,现在这张网要收起来了,他们不知道鱼捕到了多少,却清楚地明白自己是真的被网住了,无法脱逃。

 

经纪人不可置信地问他:“你们不会玩真的吧。”

 

陈伟霆收起笑容,一反常态地没有说话。

 

很多人都在猜测他们是真是假,但他们已不敢,也再没有胡乱说真话的机会。那段拍戏的时候李易峰迅速消瘦,陈伟霆每天都要看路透,单开了一个文件夹保存在手机里,同他打完电话,指尖停在屏幕,又翻出来一张张地滑。

 

最难的时候也吵过架,李易峰筋疲力尽地问他:“你不累吗?”

 

他说累,却又深吸一口气。

 

“但我没有放弃你的道理。”

 

李易峰咬着嘴唇冲他喊:“放弃我要TM什么道理?!”

 

沉默了一会儿陈伟霆说:“我看好了,下周有半天假期,飞去找你。”

 

他呼吸一窒,低头把脸颊埋进掌心,感觉喉咙里有什么说不出的东西,塞得紧紧。

 

 

 

04.

李易峰相信触底反弹。

最坏的时候,就多咬紧几次牙关。从前陈伟霆说,遇到什么问题都会立刻打给对方,到现在这方法也依然适用于某些情况。他们挽着手臂,并不总是自夸,却无比诚恳地认为彼此特别了不起。

 

直到这风生水起的一年过去,在最末尾的时刻还能并排窝在舞台下的角落,李易峰随音乐跟着身边人晃动身体,喧闹中陈伟霆凑过来同他咬耳朵,并拢的掌心里聚拢一团潮湿的热气。

 

他耐心地听,却仍忍不住分心。他想,能够遇见这个人,是多么多么,值得庆幸。

 

时间是过得很快,尽管这有好也有坏,度过最艰难后才发现也并非全是黑暗,再回头看就带了一种清醒感。他们想,至少还没有放开手。

这就足够。


05.

 

飞机轰鸣,李易峰站在日本深夜的机场里,他习惯做空中飞人,却极少有机会接机。等待是浸了蜜的煎熬,他张望着,深色墨镜里远远有人走过来,套头卫衣下翘出一撮纷乱的刘海。

 

他矜持地小步跑过去,投进陈伟霆怀里。掼在肩后的背包滑下来,陈伟霆敞开胸膛,单手将他抱起。

 

人潮拥挤,走走停停,李易峰揽住他脖颈,任由陈伟霆的气息灌满衣领。

 

那是一只有力手臂,把他的爱人箍得很紧。

 

仿佛是渡过了一片极深的海,他被风浪打湿了,淋淋漉漉被拉上了船,那个人朝他伸出手来,是恰到好处的温柔,铺满了一甲板。

 

 

 

 

 

 


评论(40)
热度(356)
  1. 愿你出走半生 归来仍是少年舟渡 转载了此文字
 
© 舟渡/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