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渡  
你可以陪我吗?

[🎃]幸存 IV.-VII.

七月没法更新文了 å†å‘一章未公开叭谢谢大家 

前文点击tag 幸存 I.-III.

- ï¼ ï¼ ï¼ ï¼


幸存


IV.


不知道哪里开了窍,从那一天开始,幽冥对我的态度好像一点一点地,变得没那么差了。他不再那么露骨地,很凶地瞪我,但也仅止于此,他不爱说话,我也不爱(并且我也不敢)。后来我发觉,他对我少了冷漠和我对他少了畏惧的原因,可能都是因为第二天天亮的时候,我看到了地板上的血迹。


血已经干涸了,变得暗下来,像一个什么神秘的没有规律的图案。幽冥也没有继续躺在那儿,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起来的,又去哪里了。我盯着那团血迹,才模模糊糊地想起昨天他叫我“不许看”。好像后知后觉的时候,总会生出一种无端的歉疚感。


幽冥再回来的时候,我破天荒地叫住了他。我猜他一定没想过有天会被他养的南瓜灯叫住,但还是开了口,问他:“你好点了吗?”


他显得有些惊讶,连表情都没能控制住:“好了。”


我说:“哦。”


他打量着我,忽然轻笑了声,不屑又很了解的样子:“是不是有点遗憾?”


我感觉非常的……莫名其妙。“没有这样觉得。”我回答说。


幽冥明显不相信,但也没继续“拆穿”我,经过我身边去做别的事情。睡前才状似无意和我说:“我很难死的。”


……我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那就最好了。”


听起来像反唇相讥,其实没有。不过我的确觉得他变态冷漠爱记仇,自以为是又想太多,相反,他也认为我以下犯上没忠心,本职未尽还故意挑衅。保持礼貌是常态,服软就显得违和,和平共处相安无事好像已经是不易了。我们就是这样,以为日子就是这样过,从来也不会去想,有一天还能有什么不一样。

 

V.


渐渐地,我发现幽冥似乎非常怕冷。可能因为他本身也偏寒,所以有了壁炉还不够,睡觉也蜷起来。他自己大概不知道,这种带有防备性的姿势其实有点可爱。


晚上总是不睡觉的我看到幽冥的机会好像多了一些。有时是燃着火,幽冥被晃到时习惯性皱眉毛,我看见了就会把火调小些,完全是本能带动,自己怎么学会的,什么时候学会的,都没有发现。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也整夜看着幽冥发呆了,好像是无意识的,别的人看不到,只有看着他,感觉好像也不算差。幽冥喜欢侧身蜷着睡,容易压头发,从不打鼾和磨牙,但偶尔说梦话。说梦话也和平常一样,又冷又变态,我初次听见的时候没防备,半夜吓到差点从石灯柱上自杀式地跳下来。


他还做噩梦,非常切实地反馈着,我常常要担心他在梦里使出什么招数来,令我变成唯一的无辜受害者。


除开这几点,睡着的幽冥其实比白日里的更容易让人喜欢。他脸上的冷厉表情不见了,睡着之后的五官意外柔和,好像是夜晚给他洒了一捧变身的魔法药粉。其实幽冥长得很好看,或者说我愿意承认,他是我见过的长得最好的人。


这样的夜晚一多起来,好像白日的幽冥也没那么令人讨厌了。大概是有一层保护罩吧,我想,他往日戴得太久,黑暗里卸下来,才会毫无保留地展露出真实的脆弱。这种脆弱从不示众,但却是属于我的。当我从中回过神,竟会发现自己有着奇怪的沾沾自喜。我在庆幸什么呢,是幽冥给了我不为人知的秘密?说实话我也真的不了解他,起初知道他的名字,只因为他是国王罢了。


我脑子里突然有一个想法冒出来:还有更多呢?如果我想知道的话,在白日里,他也会告诉我吗?

 

Ⅵ.


这一天夜里,幽冥再次被梦魇缚住。这次不同,他不说话,只是完全地平躺着,偶尔大幅度地抖动,像是沉睡在湖水中央的献祭品,如果不做些什么,他就要沉下去。


我第一次没忍住,在幽冥睡着的时候叫他。他的意识沉极了,完全听不到外界声音,就浸在那个世界里,此时此刻不知道在经受什么样的折磨。我往前倾了倾,叫了声幽冥,从石灯柱上滚了下来。


一瞬间的失重感。所幸我掉在他床上,砸到幽冥的手臂。他立刻猛烈地震动了一下,睁开眼睛,失焦地看着我。


“幽冥。”我轻轻地说。我没发现自己直呼了他名字,他也没有。反而抬起手,像是要打——我条件反射地躲了躲——却只是覆住我身体,意识模糊地揽进怀里去。


我愣在幽冥怀里,没反应过来。他好了吗?好像是的,因为他已经翻了半个身,把手臂压在了我头顶。我微微侧着去看,幽冥的侧脸正对着我,显然已经睡得安稳了。我闭上眼睛,想着自己在这张床上,是不是也可以好好睡一觉,但被他抱着,却怎么都睡不着。

 


我以为那天晚上是个秘密,幽冥不想记得,我也不想的那种。然而我的确真实地睡了一觉,醒来后天光大亮,幽冥已经走了。


我有点缓不过神。我知道幽冥从来不喜欢别人靠近他的私人领地,与他同用一样东西,而且他特别爱干净。所以没有把我从床上抓起来丢下去已经很好了,问题在于……我没办法自己下去。


我傻傻地在幽冥的大床上等了一天,然后在幽冥回来之前又睡着了,像是一辈子没有睡过这么好的觉一样,睡得昏天黑地。


不知道怎么就醒了,我紧张地发现幽冥居然就在旁边,半躺半坐着,一边在看一卷牛皮纸,一边在吃一种我没见过的果子。他好像能很快察觉我醒了似的,瞥了我一眼,简直叫我魂飞魄散。


“对不起,国王。”我小声地说,“我这就下床……”


“昨天不是叫全名叫得很顺口么。”


“啊?”我愣了。原来他记得?


幽冥不再看我,慢条斯理地吃完最后一口,把果核随手丢进了很远的圆筒中。


“就这么睡。”他漫不经心地通知我,“不用下去了。”

 

VII.


莫名其妙地,我在幽冥的床上睡了下来。


不知道他是把我当成了什么,晚上睡觉的时候一直抱着我。后来我才明白或许是被火烤了太久的缘故,我同他相比就变得热了,幽冥抱着我像抱了个小火炉。他可能是看中了这点吧,晚上把我塞在被子里,就会睡得更舒服。


幽冥看起来很习惯的样子,我觉得他是装出来的,于是也有样学样。然而一开始确实紧张,不能做到无事发生,就会想到底是怎么了,我跟他就变成这样了?


我一下子从幽冥的南瓜灯变成了幽冥的贴身南瓜灯。他终于再次把我带出了房间。我的火也因为某次偶然被他看见内里有痕迹而很快地停了。幽冥施施然用一只手握住我的身体,抬起来,从缝隙中往里面看。那感觉太……羞耻了,我想立刻变出双手去捂住他的眼睛。


“你当时说不痛。”幽冥皱起点眉,又看了一眼。


“那时候……”我难得卡顿,“没好意思说。”


“现在就好意思了?”


“现在也没有。你能不能把我放下来啊。”我忍不住建议道。他竟然听了我的话,把我按进被子里,逼供一样地问我:“你骗过我多少次了?”


我长长地啊了声。


幽冥没再逼问我承认那些所谓的不害怕,不痛和不在意。他伸出手指,慢慢点了点我的柄,略带威胁地说:“以后不许骗我了。”




tbc.


以后的内容真的不能发啦(再发就发没啦(喂! å¤§å®¶ä¸€ä¸ªæœˆåŽå—瓜本里见~

评论(7)
热度(76)
  1. 凌无妖 从 舟渡 转载了此文字
 
© 舟渡/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