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渡  
你可以陪我吗?

[rps]同行 上

gn和good morning使我打开文档🌞

- - - - -


同行  上


“谁人愿花一生的盼望给生命添注解 

曾被践踏过的日渐强大

那些辛酸的故事困惑即使不解 

一直撑到目前还愉快”


- - - - -

陈伟霆和李易峰有43天没见了。


陈伟霆躺在床上掰手指。


他从5月新戏开机几乎一直呆在北京,李易峰也早他两个月陷入上海剧组,保持持久而稳定的异地。6月中旬有了能够碰面的活动,陈伟霆表面上没露声色,却不知道怎么就把看日历的习惯快速养成了。他学舞的时候记忆力就好,后来背台词走位也不在话下,很奇怪,在记事这方面却总要和李易峰较起劲来。


陈伟霆还记得几年前的一个采访,李易峰毫不磕绊地说出“大家在一起拍了101天”这样的话,他听到的时候非常触动,坐在旁边摄像机照不到的地方,嘴巴微张着,比看到李易峰认不出的画还要无措。不过很快陈伟霆就扳回一局——五天后的一场通告里,他抬抬手,很肯定地说:“他是右边的。”


所以同李易峰聊天时陈伟霆没打算每天提醒他,数着倒计时这种事,看起来和为了见到暗恋的人而期盼开学的中学生太像了。他作为一个三十多岁的成熟男人,在恋爱中的计划是前一晚光明正大地飞去李易峰所在的那座城市,最好李易峰一点也没发觉,他就要戴上戒指,送惊喜一样去敲他酒店的房间。


陈伟霆没有想到还是李易峰先打来电话,通知他。“Vogue去不了了。”李易峰说,听起来怏怏的。


陈伟霆一愣。Vogue是圈内知名的重要活动,受邀多半已约定俗成,李易峰还合作了新的微电影,怎么会突然有变动?“出什么事了。”他声音一沉,皱了眉。


“没出事。”李易峰说,“撞路演了。”


陈伟霆松了口气,想了想,眉毛仍然皱着。“已经定了吗?”


“差不多。”李易峰那边发出窸窸窣窣的背景音,像是在翻什么纸,“排得满,那天在苏州影院和学校都有,报批下来后再改估计很难。”


陈伟霆问他:“那你什么想法?”


“我都想去。”李易峰没犹豫。


陈伟霆很不客气地说:“你是不是觉得你的一天有36小时。”


李易峰笑笑,陈伟霆听到纸和手臂一起打在床上的声音。李易峰很重地从鼻子里呼了口气,说:“我倒想呢。”


他一这样,陈伟霆就没办法板起来说教了,只剩下心疼。“那就不去了吧。”他说。


李易峰没出声,不知道在想什么,过了好一会儿才说:“好可惜喃。”


“本来想着能去欣赏欣赏微电影,和大家见见面聊聊天,拍个照什么的……”


陈伟霆耐心地听着。


李易峰顿了两秒:“顺便再看看你。”


陈伟霆一笑。


“现在不行了。”他转了个身,把印着日程的A4纸自欺欺人地推远。李易峰绝非讨厌,只是想着为什么不能,不能都去呢?工作固然辛苦仍旧有快乐,他从不介意更忙,当然,私心很早就让他知道如果有陈伟霆在,快乐还会多。


“电影重要。”陈伟霆安慰道,接着又催他睡觉,李易峰兴致缺缺,因而格外听话,把手机放到睡裤的口袋里,洗漱时也一起带去。他关了灯爬到床上,陈伟霆同他道了晚安。


“我们什么时候可以见面。”他问。听起来不像是问句,只是没抱什么希望的平常一言。所以陈伟霆也没有回答他。


李易峰说我要睡了,陈伟霆说好。


李易峰躺下来,又说:“都重要。”没头没脑的,陈伟霆却听懂了。


陈伟霆笑了下,说:“我知道。”

 


李易峰那边最终没能再弄出新变动,陈伟霆一个人去了,打扮得风流又倜傥,照片拍得高级,也有数量,像集邮,唯独少了些什么。少的那个人让陈伟霆在晚宴时兴致寥寥,中途他把手机拿出来随便看了看,旁边没人无声捧场,他划了几下屏幕,又收了回去。


遗憾一定是有的,然而他们早过了非要在某些事上坚持的时候。陈伟霆扮了把英国绅士,很快又回去穿黑西裤白衬衫系一成不变的领带;李易峰的路演行程也如火如荼,在热得见鬼的天气里套着长袖卫衣。没什么好抱怨的,李易峰坐进车里赶去机场,擦汗时会想,路都是他们自己选择的。


一个人走的路上有了另一个,本身已经是一件幸事了。

 


动物世界的路演又密又长,排了大半个月,事实上从两个月前李易峰就已经开始为它宣传。他跑去了青岛作电影推介,和电影正在上映期的陈伟霆撞了个擦肩。


陈伟霆向他习惯性报备时李易峰很惊喜:“国产影片那个推介会么,我也会去!”


“什么时候?”陈伟霆坐起来。


李易峰确认了一下:“26号。”


“我是25号。”陈伟霆说。


“那,那你不能多待一天嘛。”


“不行。”陈伟霆很无奈地说,“我第二天飞广州,有路演沃。”


李易峰拖长了声音哦了一声。没关系的,都忙,陈伟霆说。他忽然想起来以前忘记什么时候做过的一个梦,梦里头他跟陈伟霆分别站在两班相向的地铁,开着开着,在同一个站台停下来。陈伟霆握着吊环,隔着两层反光的车窗,十几米的距离静静地看着他。他想要下去看一看,旁边人说峰哥我们赶时间呢,他迟半拍地扭头,地铁就开了,陈伟霆的身影慢慢地退后。


他忽然觉得这个梦说不定也要成真了,比如他们在机场碰面,陈伟霆候机的时候他下客梯,那么远又那么近。但现实是陈伟霆走得比他来还早,李易峰走出关口,抬头看到了两个人代言的手机广告从天花板吊了很大一块下来。他脚下没停,掏出手机胡乱拍了一张,上了车点开才发现晃得一塌糊涂。李易峰盯着看了几秒,退出了相册,没有舍得删除。


紧接着生日会排上了日程,李易峰没心思想些个人问题了,马不停蹄地选歌、改舞美、设计环节和彩排,他还不吝心力地把一多半时间都贡献了,又为郑开司实实在在地努力了一次。陈伟霆倒是问过他要不要录VCR,李易峰转头咨询了下工作室,得知今年没有明星送祝福的环节,他认真想了想要不要,最后还是回绝了,怕一个人太突兀,不好遮掩。跟陈伟霆面前就皮,说反正你就只会说兄弟兄弟的,我猜都猜到了,腻不腻。


陈伟霆没回他,过了一会儿突然用粤语讲了句:“老婆生日快乐。”他们正视频呢,李易峰脸一下子红了,简直无处遁形。“你有病吧。”他眼神躲躲闪闪,陈伟霆反倒乐不可支,托着腮说:“你好可爱。”


李易峰说:“你别说我可爱,这话我不爱听了啊。”


“怎么讲。”


“你能说我成熟性感吗?”


陈伟霆乐了,说当然可以:“你这么可爱,你说什么都对。”


李易峰就把视频挂了,打算给陈伟霆拉黑。

 


过了两天他知道了,原来那天陈伟霆也在北京。陈伟霆去参加格莱美音乐节,李易峰问他在哪,陈伟霆回在长阳,李易峰哦了一声:“我在首都体育馆——”他声音小了,不由自主地点开了另一个手机里的地图APP。


“那个,我查过了。”陈伟霆摸摸鼻子,像是因为主动暴露了心思而有些不好意思。“其实也……不远。但是你这次没有邀请我的打算吧?”


李易峰当时就愣了愣。他等了一年陈伟霆也迟了一年,现在陈伟霆和他说,这次我没有工作了。


“威廉……”他一下子有点无措。他没想过丢下陈伟霆,看起来却好像怎么都有一点。


陈伟霆看他那样子,就说:“我开玩笑的,峰峰。”


真的不远,从广州到北京两千多公里,现在飞跃到两个区。照这样下来明年是不是还可以更近?李易峰这样想着,抿了下嘴角,嘀咕道:“让你不来,过了这村没这店了。”


“不管,你欠我一个生日会。”陈伟霆说。


李易峰不甘示弱:“那你还欠我一个演唱会呢。”


陈伟霆笑着说:“好啊,那就等以后。”


李易峰也笑了。再不需要什么,有以后就是有期待,就是有支撑,还好,他们是有以后的。李易峰点点头。




tbc.



2018.06.27-2018.08.09(文中设定)

2018.05.25 风暴舞北京开机

2018.03.29 隐秘而伟大上海开机

2014.07.25 土豆采访

2014.07.30 亿星club

2018.06.15 上海Vogue时装电影展 红毯&开幕酒会 时尚电影之夜

2018.06.15 独墅湖影剧院&常熟理工学院 动物世界苏州路演 

2018.06.23 动物世界西安路演

2018.04.28 战神纪定档

2018.04.25/04.26 青岛全国院线国产影片推介会 战神纪/动物世界

2018.04.26 华南理工大学 战神纪广州路演 

2018.04.30 北京首都体育馆 李易峰生日嘉年华 

2018.04.30 北京长阳音乐主题公园 格莱美音乐节 



评论(43)
热度(277)
 
© 舟渡/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