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渡  
你可以陪我吗?

[rps]兄弟

生日快乐, 宝贝。

- - - - -

兄弟

 

01.

嘿,兄弟。

 

02.

灯光将将暗下来时,陈伟霆站在中央舞台,收起了那把红伞。

 

泛着凉的竹制伞骨被他潮热的手紧紧地握住,他心里好像也顿觉凉了些,拇指抵住伞骨关节,略一使力,手背便贴上伞边。背后有一束莹莹的光,不像开场那么热烈,温温柔柔,却不容分说地把他罩住了。

 

他知道大屏幕上写着什么。那些字一点一点显现出来,陈伟霆喉头微弱地滚动着,这次他没开口。

 

他在一周前第一次低低说出了那几句,彼时台下还尽数沉浸在落幕的余韵里。尖叫伴随着费解的笑,他忍着莫名的情绪说完,顿几秒尖叫加倍响起来,陈伟霆快步退了场,心里想知道她们是怎样的反应,却又不敢再看。

 

他在内地闯荡四年,起初国语说得不很好,很是费心练了一阵,后来便不断被夸有成效。他还记得活色拍摄时剧组一起唱过歌,昏暗的包厢里放着一曲暧昧情歌,气氛十分旖旎,陈伟霆没有喝酒,尚可自持,但被喝得微醺的李易峰靠住小半边肩膀,心里也像醉酒一样软绵绵地发起了胀。他想借此气氛说些什么大概都不算出格,就凑过去,李易峰挑起眼皮看他,他踌躇又踌躇,咬咬牙还是把话压低了说出。说实话他有点怕李易峰搪塞说没听懂还是听不清,转念一想总好过没回应,但李易峰只是怔了几秒,脸颊便极快地泛起表明心意的红潮。

 

那就是听懂了吧,陈伟霆觉得很开心,就连之后被拉去站前面要求跳艳舞都很开心。他看见李易峰歪着脑袋靠在皮沙发上,指尖扣着大腿打拍子,整个人慵慵的。陈伟霆撩把头发转一个圈,忍不住笑起来,两个人就都没有跟上节奏了。

 

所以总还是有人听得懂的,从一开始就是。也足够了,陈伟霆想,但仍小小抱怨起自己在关键时刻没能完美发挥的国语。李易峰接受采访的时候也会提起,自己站在前面露出严肃神情,身后吐出一堆叽里咕噜,他笑也要笑裂了,焚寂险些拿不住。

 

陈伟霆说你不要笑我啊,然后自己也笑掉下巴。他没李易峰变脸那么速度,李易峰能很快板起脸来,变作乖巧师弟,喊他师兄。

 

闭上眼睛仿佛又有红伞在手,陈伟霆坐在返程车的后座,默默念了很久。

 

03.

陈伟霆以唱跳出身,几个小时的演唱会,大半时间都在奔波跑跳,余下的时间忙着擦汗喝水换衣,熬一锅情真意切的鸡汤送给全场。但总有那么一段时间周遭的一切都变得安静,练习过千万遍的祝福语还是会变得磕磕巴巴,从他讲出“好兄弟”的时候。就已经听见心脏怦怦跳动的声音。事实上他紧张得快忘记那时候李易峰究竟是怎样说的了,反正记得自己苦恼得大捶枕头,现场捶不得,只好气到跺脚。

陈伟霆始终认定这首歌有着特殊的意义。

他和负责人商讨新舞美的细节,从开场到谢幕,增改内容满满几页。两人行占据不小的篇幅,他一一解释构思,新编舞蹈与独白,尤其强调最后一把伞。负责人沉吟,说也不是不行,却若有所思问他:“怎么想到最后要去收伞?”

 

他笑一笑,极郑重地回答。

 

“既然收了伞,我不想再散。”

 

04.

他也没料到会掀起如此大的风浪,李易峰打来电话:“你可真会给我出难题。”他便嘿嘿笑,觉得自己做了件很酷的大事,真是了不起。结果过了一天,李易峰开场就交出完美答卷。

 

直播延迟,他什么都还没看见,被提醒后手忙脚乱打开微博,听见李易峰说:“像昨天在在在,在哪儿,在广州开演唱会的陈伟霆也好,都已经通过努力,很成功了。”

 

他第一反应竟是,李易峰结巴了?陈伟霆有点想笑,想着晚些一定要紧咬着这个去问他,提就提我,你结巴什么?但很快又反应过来,李易峰提他了。他立马倒回去重新看,看完埋在被子里傻笑。他听到场下猝不及防的尖叫,李易峰说到一半,停顿两秒,像是早有预料。

 

陈伟霆在心里偷偷比较,他和李易峰讲完了话,谁赢得的尖叫声更大?他仔仔细细地听了,一时间竟也分不出胜负。幼稚,太幼稚了,他又埋进被子里,卷着打了个滚,手机倒放在胸口,热热的,要把心都捂暖了。

 

05.

陈伟霆想了很久,李易峰三十岁的生日礼物要怎么送。

 

“意思意思就行了。”李易峰说,“咱俩什么关系,用不着搞那些虚的。”

 

“真的?”陈伟霆故意逗他,“本来还想重新买辆兰博基尼送你,你要这么说,那就算了。”

 

那边沉默几秒。

 

“……陈伟霆,真的假的?”

 

他大笑:“假的。”

 

赶在李易峰要摔手机之前陈伟霆又插一句:“峰峰你刚刚说,咱俩什么关系喔?”

 

这话问得也不知道有何深意,他转转眼珠,先拿陈伟霆自己总说的词来回答。

 

“兄弟呗。”李易峰说,“好兄弟。”

 

他很难不特别注意到陈伟霆爱说兄弟。

 

起初言之过重,后来千真万确,再后来未免就要心虚。陈伟霆偏偏还要再三强调:“我们私底下真的是好兄弟喔。”有样学样,他也跟着讲:“跟伟霆是好兄弟,不担心闹绯闻。”

 

对,是真的不担心,大胆到见面会上也突然凑过去靠到陈伟霆肩膀。陈伟霆吓一跳,握着麦克风很大声地说:“再这样我们来真的。”

 

他反倒不敢了,当时只晓得笑皱了鼻子搪塞过去。下场时一前一后,却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没头没脑在耳边轻轻说:“行。”

 

06.

三十岁生日的时候,李易峰收到一把伞。

 

伞被装在绒布袋子里,袋口系结收紧,他拆得并不很急,拿出来慢慢打开。

 

陈伟霆问他:“喜欢吗?”

 

他想陈伟霆真的是在逗他,跟兰博基尼根本八杆子打不到一边吧。

 

但还是喜欢,很喜欢,特别喜欢它。

 

他许生日愿望,陈伟霆也问他:“许什么啦?”

 

他狡黠一笑,反过来拿说出来就不灵了的老套招数逗他。陈伟霆的声音听起来特别委屈,让他想起有一次他骗陈伟霆说计划有变,不能见面了。陈伟霆抱怨了好大一声,天塌了一样,看不见的尾巴都要耷拉在地板上。

 

李易峰心里柔软起来:“不逗你了,我和你讲。”然后就告诉他,“我想和好兄弟永远在一起啊。”

 

很快他听到陈伟霆笑了,于是自己也笑起来。能够有一个词属于彼此,真是一件再好不过的事。比如在拍摄间隙,有一个人丢过来一瓶救命的冰镇水:“嘿,兄弟,给你。”

 

比如在他盛大的生日会上,有一个人露出酒窝对他说:“生日快乐,兄弟。”

 

比如在那个潮热的夜晚,有一个人凑过来,囫囵却郑重地说:“嘿,兄弟,我喜欢你。”

 

 

 


最近文力一直不大好 自己也挺煎熬 原本想在生日会结束那晚就写出这篇 但因为某些原因 事出紧急 即便通宵也没能写 正好今天补上作为生贺 还没想好要不要放在《他与十年》里 这个还是要看你们了

评论(21)
热度(303)
 
© 舟渡/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