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渡  
你可以陪我吗?

[rps]还会等一天八十岁 下

呜呜呜还是没赶上元宵节,这个年因为两个人而变得格外特别,年结束了,这篇文也终于写完了。祝大家也可以“不想要回头地走下去”。

 上    中 

- - - - -


还会等一天八十岁  下


*[2月13日]第十一天

 

除开春晚当天的最后一次联排,节目基本已经没有变动,然而一直吊着的那口气还是要再等两天两夜才能松下来。由于带妆排,来了也要重新做造型,李易峰自己已经不做梳化了,羽绒服的兜帽软耷耷挂着,遮了大半张脸,倒显得整个人随心得可爱,又有神秘感,惹得别人越发喜欢对着他拍。

 

因为兜帽比较大,眼睛就仿佛全被遮住,让人疑惑他怎么还能找得到路。陈伟霆见到他也懵了一下:“峰峰你这什么造型啊。”李易峰抬高下巴,从黑漆漆的帽沿下向他投去了充满不屑的一眼,给陈伟霆可爱坏了,马上伸手去勾了勾。“诶,别闹。”李易峰不给面子地往旁边躲,陈伟霆直接把他的兜帽掀掉了。

 

“今天下班后还能一起吃饭吗?”他问。李易峰瞥了他一眼:“才刚上班你就想着下班……”陈伟霆说我知道,我就先问问嘛,那明天呢?明天你有事情吗?他看李易峰好像没什么特别反应,又沉不下气:“你不会忘了明天是什么日子的吧?”

 

李易峰装听不懂:“什么什么日子啊。”拢了拢羽绒服,摆摆手,“走了走了。”陈伟霆一脸的大失所望,亦步亦趋送他出了门口,这次换成李易峰说不要再送。陈伟霆只好停住,盯着他看了会儿,伸出手指,微不可察地在李易峰的袖口处划了两下。这什么呀,像个小朋友,李易峰感觉到了,心也被击中了似的,先前一直说什么当妈妈,现在就“母爱泛滥”,哄着陈伟霆说:“你先自己练,晚点我去看你彩排。”

 

他本来还想说个字,说:“乖。”可是到了嘴边就说不出了,觉得太腻歪。这方面陈伟霆就很不一样,时常一个不经意就把李易峰闹个脸红。两个人拍古剑的时候,有次官博发片场图,他和演师尊的前辈坐着休息,轮到陈伟霆在拍很惨烈的打戏。李易峰在转发里说,我跟师尊很心疼你,大西轰。心疼当然是真的,调笑的意味也很浓。结果陈伟霆直接转发了他的,还说:“我是完全明白的,乖。”那时两个人还没有特别熟,李易峰看到了,霎时还有点不知所措。这句话听起来太认真了。

 

等到后来,陈伟霆又好像不明白,或者装作不明白。李易峰是有主见的,心思又坚定,然而何时泛波并不由海水本身控制,这时候,他愿意被陈伟霆带着走。

 

李易峰很守诺,下午听到那边又走台,他就真的去了,也没有跟陈伟霆说。因为是偷偷的,不好意思也怕打扰,他只站在最侧面,默默看着陈伟霆的背影。舞台上耀眼的人专注到完全没有发现他。李易峰忽然有种难以言表的悸动。他还记得813mini live那个小小的场馆,女皇首秀,陈伟霆激动了很久。他施展不开,李易峰想道,那时候他就明白,陈伟霆是属于更大的,无边无际的舞台。

 

等到节目完毕,陈伟霆下来才看到李易峰,他自己很惊喜,迈一步去揽他肩膀:“沃,被我发现了,你偷看我!”李易峰忍不住给他个白眼,往升降台那边看:“我才发现你们那个升降台还要自己跳下来,感觉挺高的,危不危险啊?”又小小踹陈伟霆一脚,“你小心点。”

 

“知道啦。”陈伟霆没躲开,美滋滋地去捏李易峰的脸,“真会管。”谁管你啊,李易峰晃晃脑袋,这种不合时宜的亲密令他生出同样不合时宜的心痒,而陈伟霆还在问他晚上想去哪里吃饭:“去吃点好的,但要上台,就别太辛辣了沃?”

 

李易峰说好,一边朝他伸出手来。陈伟霆也没躲,怔怔地,任由指尖摸到他额前,顺着头发拨了拨。李易峰说:“你都跳出汗了。”

 

 

 

*[2月15日]第十三天

 

一转眼到了春晚当天,这次很巧,前一天碰上情人节。李易峰的剧组本来就贡献了男女主角,自然也放假,难得休息,两个人没出去乱跑,反倒是窝在了家。晚上气氛水到渠成,李易峰跟陈伟霆在床上来了个约法三章,核心思想是只许一次。陈伟霆还想讨价还价,李易峰说你敢,我要是明天起不来,你就不只是对不起我了,是对不起全国人民。陈伟霆笑到打嗝,然后表达了自己一定好好完成这一次,要对得起全国人民的决心。

 

第二天一大早还是起来了,到了演播大厅开始做梳化,然后是一个接一个的访谈。告一段落后李易峰条件反射去了陈伟霆那里,一进门就受到冲击,三个人又是躲在窗帘后边又是扶着镜子跳舞,搞了半天在录后台的搞笑花絮。cut后李易峰才走过去:“有毒吧你。”陈伟霆笑瘫在沙发上,冲他呲牙:“队长来啦?”

 

这称呼是他串门的时候听到两位女伴叫的,于是也记下来,打算调戏李易峰一下。不过这次好像没有成功,李易峰挑挑眉,说:“我刚才采访提到你了。”陈伟霆一下子坐直了,问他说了什么?李易峰又卖关子,说到时候你自己看呗。他提的时候没觉得不好意思,现在倒不说自己是叫了陈伟霆老师。是想不起来别人了,迫不得已,嗯,就是这样的,李易峰心里想,不知道陈伟霆什么时候才能看到。

 

春晚对于李易峰的神圣感是非常强的,自己走上神坛的感觉多少也令他紧张,李易峰不会表露出来,让人直观地感受到,却又在采访里开诚布公地再三强调。这段时间里,有时候他会觉得有些不真实,不真实里包括很多东西,当然也包括同陈伟霆一起。无论是从一开始他们共同面对古剑未知的挑战,还是后来一起爆红,一起向前迈步,直到现在一起上春晚,对两个人来讲,“一起”会是彼此的一颗定心丸。所以会想要和彼此坐在同一个圆桌,想要看着彼此,说话,走路,随便做些什么都是好的。依赖是一种本能,李易峰需要陈伟霆,这没什么丢人的,陈伟霆也需要李易峰。

 

在做上场准备的时候,陈伟霆套了一件和李易峰很像的红西装。“你里面的衣服没换?”李易峰问,陈伟霆点点头,在摆弄里面的黑色衬衫。他一直有在苦恼胸前挂着的装饰性戒指,因为彩排的时候每次倒立,总是会把自己的脸打到。

 

“要不然我替你保管好了。”李易峰忽然说。

 

他手上动作马上停了,抬头,深深盯住李易峰。他张了张口,顿了会儿,说:“你认真的?”

 

“是啊。”李易峰说,“我认真的。”

 

怎么回事,他,他发现了吗?陈伟霆突然口干舌燥,去摸自己左手无名指上套着的,另一枚戒指。李易峰还在看着他,陈伟霆把那枚戒指摘下,捏在指尖,他忽然觉得自己喘不过来气。

 

“对不起峰峰,在春晚后台好像也很有纪念意义的,你不会生气对吗?我知道这个事情不可以这么仓促但是我,我已经想好,我觉得就是你了。等一下要上场,那我给你戴,戴上,好吗?”陈伟霆几乎是语无伦次地在说话,他看到李易峰对他伸出了手。他想要紧紧地去握住。

 

“我想和你共度余生,在余生里,永远对你一见钟情。”陈伟霆说,“我爱你。”

 

李易峰抿着嘴,不说话。陈伟霆有点慌地攥着他的手:“峰峰?”

 

“嗯,我愿意。”李易峰转了一下戒指,终于抬起头来,笑着看向他。

 

他只是忽然想起来,很久以前他给陈伟霆录过一个VCR,在VCR里他祝陈伟霆,“更多喜欢你的人,越来越喜欢你。”现在看来成真,至少他自己作为其中之一,在喜欢陈伟霆这条路上,不想要回头地走了下去。

 

 

 


评论(19)
热度(339)
 
© 舟渡/Powered by LOFTER